英国小哥患罕见“通感症”,看到名字就能尝到或闻到特定气味,简直神奇!

英国 / 英国那些事儿 / 阅读 673 / 2022-08-05T01:10Z
话说,大多数人在阅读的时候,看到一个个字词,一般都能在脑中联想到某人、某物、某事。 不过英国小哥亨利·格雷(Henry Gray)比较特殊,他可以尝到文字的味道,或者闻到文字的气味......

现年23岁的亨利来自英国泰恩-威尔郡的纽卡斯尔,现在是一位调酒师。 2009年,父母和老师就注意到他会评论同学们“名字的味道”。“当老师拿花名册喊露西(Lucy)的名字时,我会说这个名字就像一支大红色棒棒糖,然后每个人都疑惑地看着我。”

这些症状引起了大人们的疑惑,看过医生后,亨利被诊断患有一种罕见的神经系统通感症,让通常不会联通的感觉联系或合并在一起。 这种病症导致了一种叫词语-味觉联觉的情况,他在听、说、读或想到某个词汇时,可以尝出、闻出或感觉出这些词。

据亨利说,这种情况主要影响他对人名的判断,他听到或看到某个人名时,就能尝出或闻出名字的味道或气味。 比如一些名人的名字,被亨利形容得各有风味——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像用脚踩扁的硬壳甲虫;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像泄气的橡皮鸭子。

“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像闻鞋子里面的味道;美国甜心卡梅伦·迪亚兹(Cameron Diaz),像一个慢慢旋转的闪光的迪斯科球;顶级网红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有点儿像用手快速揉皱的手帕。

英国王妃凯特·米德尔顿(Kate Middleton),亨利听她的名字就像在教堂里用刀锯布料;“哈卷”哈里·斯泰尔斯(Harry Styles),像“头发像电话线一样竖起来”;“赫敏”艾玛·沃特森(Emma Watson),像一颗小石子掉进水坑里,泛起涟漪;英国支持人菲利普·斯科菲尔德(Philip Schofield),非常像烟熏味。

亨利表示,这种感觉就像背景噪音,他可以把它屏蔽掉,对生活的影响不算很大。 “我确实会根据人们名字的味道或气味,来判断一个人,”亨利说。“当我第一次听到一个名字或者被介绍跟某人认识时,这种感觉最强烈,日常生活中我一般都能把这种感觉关掉。” 而且,大多数时候亨利还挺喜欢这种特殊能力。“我是一家酒吧的调酒师,每当看到顾客的身份证时,都会产生强烈的味觉或嗅觉,有时也可能是一种形象或感觉,还挺有趣。” “比如利安娜(Leanne),像一朵倚靠在窗户上的玫瑰。”“海莉(Hayley)像微弱的轻音乐。” “弗朗西斯卡(Francesca)是我最喜欢的名字之一,像丝滑的热乎乎的巧克力咖啡。”“我还喜欢像切片苹果一样的爱丽丝(Alice),” “伊恩(Ian)是我最不喜欢的名字之一,就像耳朵又黏又堵黏糊糊的感觉,一种耳朵疼的感觉。”

不过,万一遇到不喜欢“尝或闻”的名字,亨利会觉得很难受,而且很难跟TA约会或成为好朋友。比如亨利最讨厌的名字“柯斯蒂”。 读大学时,亨利搬进宿舍,三位室友的名字让他喜欢不起来——邓肯(Duncan),像一只泡在烟熏培根味薯片里的鸟;以利亚(Elijah),像一只眼球;柯斯蒂(Kirsty),这个名字带着淡淡的尿骚味。 亨利根据他们名字的味道或气味,觉得实在没办法跟他们交朋友或者住同一个宿舍,只能搬出了宿舍。

除了上面列举的名字,亨利还总结了他对一些名字的感觉—— 他最喜欢的女性名字,除了上文提到的弗朗西斯卡、爱丽丝和海莉,还包括: 萨法(Safa),浸过浓缩咖啡的海绵蛋糕;艾比(Abby),橙子味的Hubba Bubba泡泡糖。

亨利最喜欢的男性名字: 米切尔(Mitchell),有弹性的奶酪贝壳意大利面;提奥(Theo),嘴里的棉花糖;奥斯卡(Oscar),柑橘果汁;马丁(Martin),Smarties压片糖;贝利(Bailey),热牛奶。

亨利最讨厌的女性名字,除了上文提到的柯斯蒂,还有: 玛丽(Mary),一堆没洗的粉红色床单,散发着淡淡的潮湿气味;凯特(Kate),在冰上弄伤自己的感觉,比如在溜冰场上摔倒,干干的冰面刮破了皮肤;纳塔莉(Natalie),像含在嘴里的碎木头片;格特鲁德(Gertrude),把自己的呕吐物吞回去的味道;黛西(Daisy),病态甜腻的黄油,放在阳光下变成橙色;阿拉贝拉(Arabella),一只臭烘烘的长袜;达妮卡(Danika),带锋利边缘的盐渍薯片碎块卡在喉咙里;维基(Vicky),嚼碎玻璃;布里塔妮(Brittany),头发被什么东西夹住拉扯。

亨利最讨厌的男性名字,除了上文提到的以利亚和伊恩,还有不少也上榜了: 哈里森(Harrison),就像身上的一阵瘙痒,想挠又挠不到,还无处不在的感觉,亨利甚至不喜欢说这个词;鲁珀特(Rupert),喝完啤酒打的酒嗝;布拉德(Brad),绳子留下的火辣辣的勒痕;迪伦(Dylan),马桶圈;布雷登(Braydon),溅起的马粪抹到了木头墙上;泰迪(Teddy),没洗的米色沙发套;哈夫萨(Hafsah),手指穿过老人家油腻又稀少的头发;沃伦(Warren),烧心的感觉。

不知道看了亨利对这些名字的感受,大家能产生什么联想呢?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