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清零下的民怨和反抗 中国接连出现骚乱抗议(图)

时政 / 纽约时报中文网 / 阅读 1322 / 2022-11-25T05:25:44Z


视频截图显示,富士康在郑州运营的一个厂区内,抗议者与身穿白色防护服的保安人员发生了冲突。 UGC, via Associated Press


在中国中部的一家iPhone工厂,数千名工人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并拆除了路障。

在南方城市广州,抗议者冲出被封控的大楼,与防疫人员对峙并洗劫了供应的食品。

在网上,许多中国人因一名4个月大的女婴之死对当局表达愤怒,该女婴的父亲说,受遏制新冠病毒措施的限制,孩子就医被延误。

随着中国严厉的新冠病毒防控措施进入第三个年头,全国各地已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满迹象。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来说,这些骚乱是对他打破先例获得第三个任期后的考验,凸显了他将如何带领中国走出新冠防控时代这一紧迫的政治问题。

过去两周里出现的罕见反抗,以最可见的方式展示了人们对封控、集中隔离和大规模核酸检测扰乱日常生活的沮丧和绝望。这些愤怒,加上全国各地的疫情将新冠感染病例推至近来的新高意味着,一个黑暗的冬天即将到来。

官员们曾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将优化新冠病毒防控措施,以减少这些措施对经济和政府财政的影响。最近的感染病例激增让人们对政府的这个承诺产生了怀疑,许多官员为阻止病毒传播重新开始采取他们熟悉的高压措施。

习近平能否找到一个折中办法,这关乎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和全球经济增长主要推动力的地位。一些跨国公司已在寻求去其他地方扩大生产。

“我们看到富士康就是中国模式的破产,”北京政治分析人士吴强说。他指的是在中国中部运营生产全球一半iPhone工厂的台湾制造商。“ 是中国这种生产模式,包括中国全球化的关系,这种模式的崩溃。”

许多人将关注富士康工厂最近的混乱是否会蔓延到其他地方。甚至在富士康工厂本周爆发骚乱之前,苹果就已警告说,组织不力的厂区封控将影响销售。分析人士预计,节日季节购买iPhone 14 Pro和14 Pro Max的人需等更长时间才能拿到手机。

“如果说它还要去继续执行它的清零政策,富士康只是一个开始,因为我想今天有富士康,还有别的工厂也会出现这种情况,”总部位于纽约的中国劳工权益组织“中国劳工观察”创始人兼执行董事李强说。

富士康的工人对公司推迟发放奖金的做法,以及这家台湾组装商未能将新员工与核酸阳性员工妥善分隔起来大为不满。这些新员工是最近招募的,厂区上个月暴发疫情后,数千名工人逃离了工厂。

据四名接受时报采访的工人说,从周二晚上到周三凌晨,数千名工人与防暴警察和防疫人员发生了冲突。抗议者摧毁了路障,偷了食物供应,还把拆下来的隔离栏杆投向当局派来的人。

“我们抗议一整天,从早闹到晚上,”来自郑州的新工人、参加了抗议活动的韩力(音)说道。他表示,觉得自己被骗了,工厂的奖金和生活条件与承诺的不一样。韩先生说,他看到工人被打,有人受伤。

富士康工人与时报分享的视频显示,数千名工人用钢管与身穿防暴装备和防护服的警察打斗,将钢管投向后者。一段黎明时分拍的视频中似乎能看到夜间混乱的后果:一名工人蜷缩在路边,一动不动,一队安全人员踩他的身子,拿脚踢他。另一名工人坐在路上,他的毛衣上有血迹,头用毛巾裹着。

富士康在一份声明中,将推迟发放奖金的原因归咎于招聘系统的“技术错误”。至于暴力事件,公司承诺将与员工和政府合作,“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苹果的一名发言人对时报说,苹果团队成员已在郑州现场“调查情况”,正在与富士康一起“确保员工的担忧得到解决”。

周三晚,富士康承诺发给想辞职的工人一万元返乡费,并派车免费送他们回家。

“都是泪,”韩先生周四说。“现在只想拿到补偿然后返乡。”

在某种程度上,中国的困境是习近平本人造成的。中国一直坚持严厉的“新冠清零”政策,目的是消除新冠病毒感染,尽管国内的疫苗接种工作已落后于世界其他地方。三年来,中国政府的宣传机器大力支持严厉防控措施,辩称那是保护生命的唯一办法。官媒大肆宣传新冠病毒在世界其他许多地区不受控制的传播所造成的可怕后果。

与此同时,还有许多人已对封控的必要性提出疑问。本周,随着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观看在卡塔尔举行的世界杯足球赛,他们看到了大批不戴口罩的观众为他们喜爱的球队加油。中国社交媒体用户将自己与世隔绝的生活与电视上喧闹的庆祝场面进行对比,发贴表达了他们对中国做法的讽刺,以及对世界其他地方的羡慕。

习近平是中国几十年来权力最大的领导人之一,他用严格的审查制度和严厉惩罚使批评他的人噤声。这让中国人公开表达不满显得尤为引人注目,比如上周,广州的大批外来务工者在被禁家中三周多后进行了强烈抗议。

被封控的海珠区住着大约180万人,其中许多人在广州纺织业工作,工作时间长,工资低。被封控后,工人涌上街头,抗议食品短缺问题。他们拆除了围栏和路障,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抗议者与警察发生了冲突。

随着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继续攀升,有些地方的政府防疫资源——包括食品、医院床位和隔离设施——已经耗尽,迫使工人睡在街头,至于海珠的情况,据工人说是睡在隧道里。

人们也对遏制新冠病毒的措施导致医疗延误、致人死亡的报道感到愤怒。本月早些时候,兰州市一名三岁男童因新冠管控措施未能及时送医而死,引发了人们的悲伤和愤怒,也令人们重新审视新冠清零的代价。

上周一名四个月大的女婴死亡后,网上也爆发了类似的抗议。女婴的父亲在微博上描述了紧急救援延误的情况。调度员援引新冠抗疫规定,拒绝派救护车。等救护车终于到达后,急救人员拒绝送他的女儿去医院。女婴得到救护之前整整经过了12个小时。

“希望有关部门的介入,调查一系列的防疫漏洞不作为不负责现象,为我们普通老百姓讨个公道,”女婴的父亲李宝亮写道。周日,当局公布了对这件事的调查结果。政府向女婴家属表达了慰问,但将悲剧归咎于个别医护人员,称他们责任感薄弱。

在李宝亮发在网上的帖子下,许多人指出了名义上是为保护公众的政策正在制造的伤害。

“到底是什么在剥夺人民的性命?是新冠吗?”一位评论者写道。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