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新总理与马哈蒂尔二十多年的恩怨缠斗(图)

时政 / 中国新闻周刊 / 阅读 2260 / 2022-11-25T03:08:29Z
安瓦尔两次入狱

支持者将他与南非黑人运动领袖曼德拉

相提并论




当地时间11月24日下午,马来西亚最高元首阿卜杜拉宣布安瓦尔为马来西亚第10任总理。随后,75岁的安瓦尔在皇宫宣誓就职,成为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二高龄的总理,仅次于他曾经的导师、盟友和对手马哈蒂尔。

安瓦尔的总理之路极为坎坷,也被其支持者形容为“充满传奇”。就他个人而言,这是二十余年角逐总理之位的第一次胜利;对马来西亚来说,则意味着今年11月19日大选后“没有多数党”的“悬置国会”危机暂时解除,也意味着历时两年多,波及三个执政联盟、三任总理的马来西亚执政危机告一段落。但长期被视为“改革派领导人”的安瓦尔,能否将自己的政治理想实践落地,仍充满变数。

安瓦尔曾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那是2014年,在吉隆坡,他指着办公室墙上自己年轻时的冲浪照片对记者说:“那时候我有冲劲,什么都敢挑战。现在老了,空余时间我宁可用来陪孩子。不过,该抓住的机会,我还是会抓住,为了人民,为了国家。”

“如果安瓦尔的执政,能够(持续)五年、十年,将马来西亚农村与城镇的不平衡逐渐打破、将国家现代化的理念推广落实,安瓦尔的受欢迎程度会越来越高。” 华侨大学马来西亚研究中心主任、马来亚大学访问学者钟大荣说。



11月24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安瓦尔在国家皇宫参加宣誓就职仪式。图/视觉中国


“马来西亚曼德拉”

三十年前,安瓦尔已经是马来西亚人眼中的“未来总理”。时任总理是1981年开始执政的马哈蒂尔,当时马来西亚政治相对稳定。自1957年以来,由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领导的执政联盟国民阵线(国阵)一直控制国会多数。安瓦尔本不是巫统成员,但马哈蒂尔在担任教育部长时注意到了这位马来亚大学的激进学生领袖。

在马哈蒂尔的亲自背书下,安瓦尔1981年进入政府及巫统任职,次年即当选巫统青年团团长,1991年出任财政部长,成为马哈蒂尔领导马来西亚走上“亚洲四小龙”经济繁荣之路的关键助手,一度被西方媒体评为“最佳财长”。1993年,以安瓦尔为首的党内“少壮阵营”全面接管巫统领导权,安瓦尔成为副总理兼财长,并在马哈蒂尔休假时代理总理。外界认为两人“情同父子”,安瓦尔很快就会接班。

然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对财政紧缩政策的不同意见,很快导致马哈蒂尔和安瓦尔分道扬镳。西方媒体则多认为,安瓦尔在党内和民间迅速上升的声望,是不愿退休的马哈蒂尔“放弃接班人”的真正原因。1998年9月,马哈蒂尔将一份辞职书送到安瓦尔的官邸,要求其签字。安瓦尔撕掉文件。当晚,他被强制解除政府和党内的一切职务,随后还被扣上泄露国家机密、贪污、鸡奸等十项罪名。

这是安瓦尔政治生涯中的第一次牢狱之灾。2004年他重返政坛,领导反对派政团人民联盟在2013年大选中险些击败执政的巫统和国阵,然后随即遭到第二次鸡奸指控,2015年再次入狱。

“我在政府工作了那么多年,他们了解我的为人,因此他们无法判我贪污罪,或者其他罪行,只能找一个所谓的‘鸡奸罪’,我认为这是非常可笑的。”安瓦尔曾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的支持者则将安瓦尔和南非的黑人运动领袖曼德拉相提并论,因为“他们在国家民主化过程中都经历过许多迫害”。

安瓦尔二次入狱之际,年已九旬的马哈蒂尔却伸出橄榄枝。安瓦尔第一次入狱引发以反腐败、求公正为核心诉求的“烈火莫熄”全国性反对派运动,但未能颠覆马哈蒂尔和巫统、国阵的统治。到了2016年,早已退休的马哈蒂尔因反对时任总理纳吉布的腐败而退出巫统,以反对派身份再战大选。在共同的敌人面前,安瓦尔和马哈蒂尔实现了历史性的“握手言和”。

2018年,马哈蒂尔和安瓦尔领导的反对派政团希望联盟(希盟)在大选中成功击败国阵,这也是马来西亚建国以来的首次政党轮替。

选举前,希盟内部公开的约定是:92岁的马哈蒂尔自2018年到2020年担任总理,安瓦尔从2020年开始接班。然而,随着巫统、国阵体系下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政治稳定被打破,马来西亚政治格局呈现出“碎片化”趋势。钟大荣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当时希盟内部乃至安瓦尔自己领导的公正党内都出现了“青蛙”现象,议员们为了各自的利益在不同阵营间来回跳转。

在此背景下,2020年,马哈蒂尔拒绝履行让位给安瓦尔的承诺,安瓦尔在公正党内最重要的盟友阿兹明亦选择背叛。此间,安瓦尔第三次遭到“鸡奸”指控,而阿兹明也遭到“鸡奸”指控。陷入内部恶斗的希盟在国会失去多数议员支持,脱离希盟组建国民联盟(国盟)的穆希丁团结了已成为在野党的国阵,短暂出任总理。再之后,国阵领导人伊斯迈又以穆希丁领导防疫工作不力等理由率多数国会议员“背叛”,马来西亚由此在一届国会内迎来三任总理。这一波政坛动荡被称为2020年-2022年执政危机。

从“候任总理”再次沦为反对派领袖的安瓦尔,在重整“去马哈蒂尔化”的希盟后,于2022年大选中第三次向总理之位发起冲击。考虑到他已75岁,外界也将此视为他的“最后一战”。值得注意的是,身为本党总理候选人的安瓦尔特别选择在希盟力量并不强的“非堡垒区”参选国会议员,和一位当初脱离希盟的国盟领袖竞争。分析认为,这既是对外展现“背水一战”的决心和自信,也是对内警告“不容叛徒”。

11月20日,安瓦尔在选举日次日即宣布希盟获胜。然而,最终的结果是:希盟获82席,成为国会第一大政团,但未超过半数(112席);而国盟获得73席,国阵虽然惨败但仍得到30席,缠斗多年、相互背叛的政治领袖们不得不再次坐下来商讨联合执政。此后四天,多种政党组合方案被拿上桌面,但又被一一否决。最后,立宪君主阿卜杜拉将各党派领导人召集到皇宫,安瓦尔得到总理任命。

《中国新闻周刊》曾问安瓦尔:坎坷的从政、入狱、反对党经历,对他带来了怎样的改变?安瓦尔笑答:“我更老了,也更聪明了。变得更加渴望自由、公正。我庆幸的是,这么多年来,我的这点初衷还是没有改变,我还有热情去战斗。”

“改革派总理”的挑战

“在外界看来,马来西亚很美,经济不错,城市漂亮,但只有马来西亚人自己知道,这个社会的贪腐达到了什么程度。他们希望做出改变。”安瓦尔曾对《中国新闻周刊》说。11月24日安瓦尔得到总理任命后,马来西亚股市应声上涨3%,亦被视为该国社会和市场对新政的期待。然而,安瓦尔亦面临诸多困难。

首先,公众对新政府执政能力存在担忧。安瓦尔从未担任过总理。他在上世纪90年代马来西亚经济腾飞中积累了良好的政治声誉,但2018年到2020年间,作为“候任总理”深度参与政府领导的安瓦尔,并未延续这种声望。钟大荣指出,当时希盟是第一次执政,一些高级官员“业务能力不太强,有些政策实行的过于急躁”。

有分析指出,希盟执政后才发现上届政府留下大量负债需要处理。虽然新政府废除了6%的商业税,取消了一系列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以节约开支,但仍未能阻止物价上涨、收入增长停滞和年轻人的失业危机。“希盟2018年竞选的时提出了一些竞选宣言,但后来发现竞选宣言太理想化了,很多方面没有兑现,所以老百姓也对他们失望。”钟大荣说。

与四年前不同的是,这一次,身为总理的安瓦尔不再隐身幕后,必须直面公众的期待与质疑。一方面,他能否在后疫情时代实现财富再分配、打击贪腐、改革经济结构的承诺,有待观察;另一方面,安瓦尔关于重构种族平等、族群多元的政策能否得到社会多数的支持,令人怀疑。

自马来西亚独立以来,族群问题一直主导该国政治议程。巫统时代,身为高级官员的安瓦尔也曾支持一系列“马来人优先”的政策,旨在团结占人口近七成的马来族裔(巫裔)。但自成为反对派领袖以来,安瓦尔越来越成为族群多元主义的倡导者,其领导的政团也因而在最近十余年的选举中都得到华人等不同族裔群体的广泛支持。

但另一方面,在马来西亚农村,美联社观察到,多数马来农民在本次大选中还是将票投给安瓦尔的对手。钟大荣指出,安瓦尔的形象“不符合传统穆斯林的要求”。近年来,马来西亚亦未能逃脱全球性的极化浪潮,上一任总理、巫统领导人伊斯迈就打出“马来人第一”的旗帜,推行了一系列涉嫌“种族特权”的经济和福利政策。如今,巫裔群体担心安瓦尔政府会迅速取消这些特权。

有媒体报道称,安瓦尔出任总理后,马来西亚社交媒体上有关1969年“五一三事件”的话题急剧升温。当年,倡导维护多元族群利益的反对派政党在全国选举中的胜利,很快引发了首都吉隆坡内不同族群之间的暴力冲突,官方数据称超过140人遇难。

在此背景下,安瓦尔不能不寻求他的前政治对手、如今的执政同盟巫统的高度配合。但在仍处在“碎片化”趋势中的马来西亚政坛,这被视为一个极难实现的目标。钟大荣指出,经过2020年-2022年执政危机,新政府内的希盟内部阵营,相比2018年时较为团结;但国阵(巫统)和安瓦尔的矛盾不会因为联合执政而消失。“未来会不会成为定时炸弹,还有待观察。”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