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王比邻的富豪家族对簿公堂,百年巨头或拆分(图)

财经 / 加美财经 / 阅读 22499 / 2021-11-26T02:07:10Z


卡尔顿府联排。Photo by: Mike Peel,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彭博社的Hugo Miller和Jonathan Browning报道了一个横跨英印企业集团内部的财产争斗。有着100多年历史的辛杜佳集团,多年来一直由四兄弟共同拥有,但是随着一位兄弟患病,他的女儿们希望能把集团拆分,让她们独自拥有集团旗下的一家银行,其他三位兄弟反对,并开展了一场跨国的诉讼大战。

作为一个在伦敦长大的孩子,卡拉姆·辛杜佳(Karam Hinduja)最喜欢的消遣之一是与他的祖父斯里查德·辛杜佳(下文简称SP)一起看宝莱坞电影,他的祖父是一个庞大的全球商业帝国的大家长。

卡拉姆最近在日内瓦接受采访时说:“他和我,每周必看一次电影,只要是新出的,不管质量好坏,都不会放过。这就是我们交流的主要方式。”

他当时并不知道,25年后,他们两人将卷入一场比任何宝莱坞电影的剧情更扣人心弦的现实家庭剧中。而且与他们看的大多数催泪片不同,这出戏可能不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他的祖父是一位85岁的老人,现在患有痴呆症,卡拉姆、他的姐姐、母亲、姨妈和祖母正与辛杜贾家族的其他成员,为争夺这个价值180亿美元的跨英印企业集团的股份而争斗不休。

卡拉姆这边的家人实际上是在要求曾经不可想象的事情:将集团的资产分拆。而SP的三个兄弟,戈比昌德(Gopichand)、普拉卡什(Prakash)和阿肖克(Ashok)希望集团坚持其古老的格言,即“一切属于大家,没有什么是属于个人的”。

在伦敦和瑞士的法庭上,冲突愈演愈烈,而SP方面则表示,可能是厌恶女性的情绪导致了针对他女儿们的行动。双方日益激烈的不和,加大了这家拥有107年历史的集团出现混乱解体的可能性,使世界上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面临风险。拥有几十家公司,包括在印度的六个公开交易的实体,少数人控股的辛杜佳集团(Hinduja Group)在38个国家拥有超过15万名员工,涉及卡车制造、银行、化学品、电力、媒体和医疗保健等行业。

印度商学院的家族企业专家卡维尔·拉马钱德兰说:“他们似乎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最不可能的就是回到人人享有一切的社会主义哲学。”

1914年,他们的父亲帕尔马南德·迪普昌德·辛杜佳(Parmanand Deepchand Hinduja)在英属印度的信德地区创立了这家曾经的商品贸易公司,四兄弟们迅速实现了多元化,早期的成功来自于在印度境外发行宝莱坞电影。集团的蓬勃发展让他们与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等人交往甚密。

在伦敦,他们是伊丽莎白女王的邻居,共享卡尔顿府联排,即白金汉宫街边四座相互连接的乔治亚风格的房子,他们在那里举行一年一度星光璀璨的排灯节狂欢(印度教传统文化中最重要的节日)。SP和戈比昌德是英国公民,属于英国顶级富豪。

四兄弟的集体净资产约为150亿美元,他们总是呈现出一个统一的阵线,几乎没有迹象表明辛杜佳家族内部有任何矛盾,直到去年,那时,伦敦的一项判决揭示了家族内的冲突。戈比昌德、普拉卡什和阿肖克对四兄弟在2014年签署的一封信的有效性进行了辩护,信中指出,一个人持有的资产属于所有人。这时,由女儿维努代表的SP,声称他对位于日内瓦的辛杜佳银行拥有唯一所有权。



辛杜佳四兄弟。来源:网页截图

SP希望伦敦法院裁定这封信没有“法律效力”。这个裁决还需要一段时间,但如果他成功了,他名下的资产可以在他死后被传给他的女儿维努(Vinoo)和沙努(Shanu)。同时,瑞士卢塞恩州的一家法院表示,SP和他的兄弟之间的案件被搁置,需要等到法院决定谁能代表他的利益。

尽管这家瑞士银行在家族的整体资产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但此案引发了更广泛的所有权问题。三兄弟将此案归结为SP的女儿们对权力的攫取,他们说女儿们利用父亲虚弱的状态来违背他长期以来的意愿。

兄弟们的顾问拉达莫洪·古贾杜尔在接受采访时说:“SP有一个口头禅,即没有人拥有任何东西,所有人都拥有一切。任何采取不同做法的人都是基于他们自己的幻想,或者是为了推进自私的私人议程。沙努和维努·辛杜佳不同意自己父亲对集团的看法,但集团结构经受住了她们的挑战。”

沙努不想对这一争端发表评论,维努拒绝了发表评论的请求。阿肖克说他不能发表评论。另外两个兄弟的发言人查尔斯·斯图尔特·史密斯拒绝了采访请求,但他提到了他们早先的一份声明,称这些行动“违背了我们创始人和家族的价值观”。

2018年的另一起伦敦诉讼显示,这场争斗可能涉及其他家族资产。那场斗争是关于一家与阿斯霍克雷兰德(Ashok Leyland )有关联的公司,它在瑞士银行持有10亿美元资产,阿斯霍克雷兰德是集团内最引人注目的上市公司之一,也是世界第三大巴士制造商。

通过信托和离岸实体持有的不透明的控股结构, 使人们难以确定集团旗下公司的所有权。例如,兄弟俩在孟买的IndusInd银行有限公司(印度最大的私营银行之一)的股份是由一个在毛里求斯注册的实体持有。甚至兄弟俩的住所也使问题复杂化。SP和戈比昌德住在伦敦,普拉卡什住在摩纳哥,而阿肖克住在孟买。

让兄弟们满意的集团组织,对于现在执掌大权的第三代和第四代辛杜佳家人来说,可能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伦敦商学院教授、《家族战争》(Family Wars)一书的作者奈杰尔·尼科尔森说:“在他们所处的新世界里,这些旧的结构将被拆散。”在没有明确的治理结构的情况下,用毛糙的共同所有权概念来维持团结是很棘手的。”

例如,SP 31岁的孙子卡拉姆去年被任命为这家瑞士银行的首席执行官,他对自己公司的所有权有不同的看法。

他说:“SP是创始人,一直是这个机构的唯一股东,并将继续保持这样。在没有总体协议的情况下,我们的家族成员拥有个人的股权。”

其他几兄弟的顾问并不同意。

戈比昌德说:“辛杜佳集团没有任何个人所有权,包括银行。”

卡拉姆已将银行更名为SP辛杜佳私人银行(SP Hinduja Banque Privee),尽管在辛杜佳集团的网站上它仍被称为辛杜佳瑞士银行(Hinduja Bank Switzerland)。银行总部位于日内瓦老城脚下的一栋简陋的建筑内,有一扇简单的蓝色大门和一个刻有新名字的小铜牌。在那里接受采访的卡拉姆说,他可以理解,鉴于正在进行的法律诉讼,银行重塑品牌的时机似乎具有挑衅性。但董事会赞同了此举,因为它反映了法律现状。



SP辛杜佳私人银行。来源:谷歌地图截图


按照瑞士私人银行的标准,这家银行的规模很小,客户资产约为24.3亿瑞士法郎(约26亿美元)。然而,它已经成为吸引争端的焦点,卡拉姆暗示这场斗争带有厌女症的色彩,因为SP的分部是由女性主导的。

这位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生说:“这令人震惊,我根本无法理解对SP家族分支存在的敌意,这也不禁让人疑惑,即使是这样富有的、西化的、有权势的人,他们对妇女的看法究竟是什么,我不知道,但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卡拉姆的母亲沙努是这家瑞士银行的董事长,她说她在公司的升迁是“有启发性的”,表明她父亲反对“将女性置于一边”。

传统的印度家族企业往往不让女儿担任关键角色,但对兄弟们的顾问来说,卡拉姆对厌女症的指责是完全错误的。维努和沙努是集团内几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他说:“如果这些厌女症的说法有任何真实性,我不认为她们会被任命为董事会成员。”



沙努·辛杜佳。来源:视频截图

姐妹们的发言人说,她们去年被解除了这家瑞士银行以外的所有集团公司的董事职务。

对于那些不在家族内部的人来说,真正引发这场争斗的原因仍然是个谜,但一些人就其对集团的影响发出了警告。

辛杜佳集团总顾问阿比吉特·穆霍帕德亚伊去年在一个律师事务所的播客中说“当你开始考虑分裂的时候,你照顾这部分,我照顾那部分,部分属于你,部分属于我,部分属于我的另一个兄弟,那么你就不能维持太久。”

辛杜佳集团对争议并不陌生。20世纪80年代,他们因被指控受贿,并帮助瑞典枪支制造商博福斯公司(Bofors)获得一份印度合同而受到调查。此案后来被法庭驳回。2000年代初,他们被卷入英国的“现金换护照”丑闻,因为在SP申请英国公民身份时,他们为英国庆祝千禧年的建筑千年穹顶捐款(注:当时监督千年穹顶建筑的北爱尔兰事务大臣彼得·曼德尔森因此事辞职)。最近,普拉卡什因涉嫌逃税被日内瓦检察官调查,他否认了这一指控。

但是,家族内部非常公开的争斗可能是这个组织面临过的最大生存威胁,而争斗双方正在严阵以待,准备战斗。



卡拉姆·辛杜佳。来源:推特截图


卡拉姆说:“家庭纠纷核心的许多问题现在都是法院的事了。我认为人们没有意识到我们SP分部是多么的紧密。我们六个人,非常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我们中的一个人受到伤害,大家都会知道的。”


原文链接: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11-24/billionaire-family-feud-puts-a-century-old-business-empire-in-jeopardy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