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横尸遍野到世界首个全民免疫之城?中国疫苗让穷国小镇逆天改命!

加拿大 / 我是报姐 / 阅读 1065 / 2021-05-11T14:04:27Z

巴西,如今疫情严重程度仅次于印度的国家,正在发生一场由中国疫苗带来的“奇迹”。

在风景如画的小城塞拉纳,所有人都和中国一起参与了一场实验,拯救了整个城镇的命运...

3月底,巴西的日均新冠死亡人数已飙升至3000人/天,总死亡人数达到了40.5万人,巴西成为当时仅次于美国的疫情大国。

医院用光了氧气瓶,一个小镇里75%的人都感染了新冠,医疗体系完全崩溃,尸体无处安放...最可怕的是,这里发现的P.1变种病毒有可以绕开人体免疫机制的能力,更加难以防御。

更何况,全巴西接种过第一针疫苗的人只有15%,两针接种完毕的仅7%,进展接近停滞。死亡仍然笼罩着巴西的每个角落,但塞拉纳却像个世外桃源。

这个被大片甘蔗田围绕的小城,坐落在巴西的东南部,人口只有45000人。城市里几乎所有成年人都完成了第二针疫苗的注射。城市里的生活开始恢复往常。

中心广场上,孩子们在追跑打闹,笑声不断。年轻人们在一旁晒太阳聊天,有时还会摘下口罩喝一口饮料。

68岁的退休建筑师Homero说,现在在塞拉纳人很自由,没有宵禁,老人和孩子不会被隔离。他正抱着1岁的孙子在公园散步,这在巴西很多地方是天方夜谭的行为。

年初,塞拉纳曾是感染率相当高的城镇,从每天感染67个人,到如今只有10多个新增,从地狱到人间,都要感谢一项名为“S项目”的实验。

塞拉纳是圣保罗州的通勤城镇,足足四分之一住在镇里的人需要去附近的发达城市上班,导致这里感染率非常高。

去年7月的研究显示,这里有5%的人口携带了新冠病毒,也就是说,每20个人里有一个。这些人在小镇中不断接触,互相感染,治好了这个,又病倒了那个。病毒在城镇里循环,加上饱和的医疗系统,很多人痛失亲友。

在最绝望的时候,塞拉纳被S项目发现了。这项实验的研究对象是我国科兴公司研发的灭活疫苗。实验希望能给一个受灾较严重的小镇,全镇免费接种科兴疫苗。

并观察疫苗的实际效果如何,希望能通过实验得出:

接种了疫苗的人能否对未接种者形成保护;

科兴疫苗对于P.1变种毒株的作用如何;

通过疫苗获得的免疫力能持续多久等等问题...我们研究清楚这些,才能更好地对全球后疫情时代做出判断和行动。

塞拉纳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为它拥有实验所需的完美条件。它的感染严重,但作为一个小城镇,接种难度相对小。而且附近就是重要的公共卫生研究中心——圣保罗大学里贝朗普雷图校区,便于观察研究。

能接种免费疫苗固然是好事,但让整个城镇都参与实验,却是一项艰难的决定。巴西当时对疫苗的舆论并不好,对中国也有从西方媒体上看来的,各式各样的偏见。

被称为巴西川普的总统博尔索纳罗,一直对全国宣称疫苗是有害的,他尤爱攻击中国的疫苗,说打中国的疫苗会让人瘫痪死亡,但却拿不出一点证据。

这导致巴西民调机构的调查中,至少有一半的来自全国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绝不会接种中国的疫苗,即使巴西已经很难买到足够的欧美疫苗。媒体和政客的私心阻隔了生命和希望。

圣保罗州的州长和塞拉纳的官员却还是想试试,毕竟这可能是唯一一次拯救小镇的机会了。只听信捕风捉影的猜测,那就只能等死,不如所有人选择相信中国,相信科学。

顺便一提,圣保罗州长拍板决定从中国买疫苗,拯救自己州的生命时,还被博尔索纳罗点名骂了一顿。但在当地官员扛下各方面的压力后,他们向小镇介绍了S项目。

“令人惊喜的是,几乎所有人都同意接种疫苗”,人们对于疫苗的急切超乎政府的想象。

毕竟,现实已经太糟糕了,人们极其渴望有一种东西能帮助他们找回过去的生活,或者单纯保住性命。

2月,实验开始。该镇的接种点开始大排长龙,这多亏了巴西被博尔索纳罗统治前长久的接种集体疫苗传统。巴西是向民众提供免费疫苗最多的国家之一,人们普遍对疫苗没有那么抵触。

一位排队等候接种中国疫苗的老人说,第一批接种疫苗是值得骄傲的。

当时,负责该项目的研究人员认为,城市里至少会有80%的成年人可以完成接种。没想到现实中人们的热情更高。

这次实验暂不包括未成年人、孕妇和有严重健康问题的人,除去他们镇里有2.77万人符合条件,最后足足有2.72万人完成了接种!也就是98%的目标人群!

其实镇里一开始有很多人还是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参与:“打疫苗固然是好的,但参加这个计划让我们看起来像实验室里的老鼠。”

但4月第二针接种完毕后,小镇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让所有唱衰中国疫苗的人心服口服。

塞拉纳的感染率下降了75%,两针都接种的人中没有再出现新冠死亡病例。更令人激动的是,虽然科兴疫苗的效力被认为没有其他疫苗高,但它对于P.1变种病毒是颇有成效的!

接种疫苗第一针时,小镇还有60%的感染病例是具有免疫逃逸功能的P.1变种,在接种后数字有明显减少。虽然,具体的研究还在继续观察中,我们还需要耐心等待,才能得到更多数据,但目前看来情况喜人。

塞拉纳市的市长Léo Capitelli激动地说:这些数字不言自明说明了一切!它起作用了!而民众也对周围发生的变化感到欣喜,《华尔街日报》报道,塞拉纳的大多数居民对中国提供免费疫苗表示感恩。

上个月,镇里的ICU还是满的,人们不得不站在那里等待。而现在,重症监护室的管理人员Lucia指着空荡荡的椅子称:“过去三周里只有一个人需要用呼吸机,是个拒绝打疫苗的妇女。”

朱莉安娜是全城第一个接种疫苗的人。“我在疫情中遭受了很多痛苦,接种疫苗对我来说是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在第二次接种后,我感到我真正解脱了。即使我仍然会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但我感到非常放心。”

8岁的小女孩Petras不能接种疫苗,但也观察到了家人的变化。“妈妈曾经要戴两个口罩,一直用免洗洗手液擦手,现在她正常多了,没那么焦虑了。”

Carlos的家人在疫情中去世,他也感染过了新冠,他感到这个噩梦不会结束。当听说可以参加疫苗测试时,他和剩下的家人立刻去排了队。

“这给了我很大希望,我等不及了,这是我们的救星。”

50岁的Jesuel是当地的电工,他即将被轮到接种疫苗。为了分流,小镇的疫苗接种也是按年龄层推行的。但自从实验开始后,他对镇上的情况感到乐观:“我们生活在巴西里的世外桃源,想到其他地方的人,我挺沉重的。”

稳固的疫苗进程,伴随着镇上较为良好的戴口罩、社交距离习惯,塞拉纳的确成了巴西的一朵“奇葩”。在全国经济都在坍塌时,这里的失业率也飙升到过25%,但现在不一样了。

巴西其他地方的人都见证了这个小镇的成功,和中国疫苗的效果。塞拉纳成了热门的投资、旅游地。这个月,小镇的酒店订走了一半,商店的客人明显增加。

镇上的房产中介接到了很多其他城市居民的咨询电话,人们想在这里买房租房。有些还想靠买房“蹭上”疫苗。毕竟,大家都想生活在没有恐惧的环境里,这些是他们的总统不愿给他们的。

48岁的José在镇附近开了家旅店,现在生意非常稳定,因为人们都知道塞拉纳是个安全的地方。镇上的服装店虽然没有达到疫情前的销售额,但店主直言“如果没参加S项目,那只会更差。”

José和旅馆

纺织厂和几家公司也找市长谈合作,企业们想来这里发展业务,一方面让自己的员工能蹭到免费的中国疫苗,另一方面大量雇佣镇里有抗体的人,减少企业爆发疫情的可能性。

市长自然很开心:“我们将成为巴西的金童!”

小镇高档服装店的店主

没人想生活在恐惧和死亡里,中国的疫苗证实了我们可以做到拯救一个小镇的命运,那么也许我们还可以做到更多,更好。这也是S项目的初衷和意义。

当地的研究人员说:“在塞拉纳取得的结果将对各国的疫苗接种政策产生巨大的影响。其他国家的社区会更大胆地效仿。”

它给现在仍然水深火热的巴西、印尼、土耳其,当然还有印度一条路。一条只要放弃无用的偏见,就能拯救数亿人生命的路。至少这是中国正在做的事。

最新的好消息是,我国生产的国药疫苗已经被WHO批准,认定为“安全有效保质”的疫苗。据说科兴也即将被列入WHO的支持疫苗列表中。这对全球的疫情都意义重大。

疫苗争夺战是残酷的,拥有大库存的欧美国家民众在反对疫苗,而渴望生存的发展中国家,却很难拿得出钱与大国抢夺资源。这些国家必须依赖于WHO的“全球新冠疫苗计划”,才能拿到疫苗。

国药疫苗的准入,成为WHO疫苗列表中唯一的非西方国家制造,这将大大推进发展中国家疫苗的分发。世卫组织也表示,中国的疫苗易于储存,将会造福于资源匮乏的地区。

看到塞拉纳从死亡、失业、萧条中复活,是令人激动的。中国经历过疫情最艰难的时候,我们明白不敢出门,亲人死去,失去收入,被剥夺生活的恐惧。我们挺过来了,我们希望能帮助更多的城市好起来,不光是塞拉纳。

就像S项目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们说的:“这个城市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能会让所有人看到疫情的未来。它将不仅影响巴西,而是整个世界...”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