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台湾选手备战冬奥会 避谈人权、资安等争议(图)

时政 / 体坛 / 美国之音 / 阅读 21813 / 2022-01-28T01:40:10Z


资料照:在韩国举行的2018年冬奥会开幕式上台湾代表队入场。(2018年2月9日)

在北京冬奥会进入倒计时之际,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星期二(1月25日)发表一份声明表示,不会派遣任何官员出席北京的冬奥会,但是台湾的运动员将正常前往北京,参加比赛。

北京冬奥会将于2月4日开幕,台湾代表团今年有4名选手取得高山滑雪、雪橇及竞速滑冰的参赛资格,并将以“中华台北”的队名出赛。台湾今年无论在参赛项目或女子选手阵容上都是历年来之最。出赛前,多位选手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分享了他们在地处温热带的台湾进行冬季项目训练,所必需克服的许多挑战。

截至1月23日,来自台湾的“中华台北”北京冬奥代表团确定由何秉睿及李玟仪取得高山滑雪项目的参赛资格,女将林欣蓉则将出征雪橇项目,而竞速滑冰则由黄郁婷取得500米、1000米与1500米三项资格,这是她第二度征战冬奥。全队三女一男可谓是台湾史上最强大的冬奥女将阵容。

台湾体育署早于1月19日就举行授旗仪式,不过,代表团无一人出席,因为选手们不是在瑞士、奥地利等欧洲国家参赛,就是刚回到台湾接受隔离防疫,凸显了台湾选手在备战北京冬奥时所面临的两大挑战:疫情和气候。因为地处温热带的台湾缺少雪场,选手们所有的正式的训练与比赛,都得出国才能完成,也因为移地训练,再加上冬季项目在台湾都属于冷门运动,因此选手们除了拥有奥运选手的光环外,在台湾观众中的能见度有限。

气候与疫情台湾冬奥选手挑战多

对于移地训练,24岁的高山滑雪选手何秉睿感受格外深刻。自幼爱上滑雪的他,中学时期就远赴奥地利滑雪学院接受训练,即使一度腿伤开刀也未曾中断。但自2020年初爆发的一场新冠疫情却让他长达两年连雪都碰不到。

人在台北的何秉睿告诉美国之音:“(2020年疫情初期)那时候几乎就是用逃难的方法,直接赶在欧洲锁国之前逃回台湾,因为那时候病毒看起来都是对肺部会造成很大的损伤,对运动员来说,这是一辈子的事情,所以宁可不要训练,也要让身体维持健康。”

台湾在海拔3100公尺的合欢山上曾设有“滑雪训练中心”,但因气候暖化如今已不复存在。在无法出国的日子里,何秉睿只能靠自行车、健身房来训练肺活量与滑雪所需的肌群。

模拟滑雪训练机克服气候限制


他的滑雪队友李玟仪也面临相同的挑战。为此,她的父亲兼教练李永德不惜斥资购入两部模拟训练机,设法让她透过仪器所加载之2014年俄罗斯索契与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的赛道场景,维持参赛的节奏感。

尽管机器无法完全复制天然雪场的各种复杂状况,但目前正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市参赛的李玟仪告诉美国之音,模拟训练让她于2021年8月赴美重启训练时,惊讶地发现自己虽然已睽违雪场一年半,但几乎不需要热身,就能完全适应雪地,“好像没有离开过一样”。

李玟仪说:“我们那台摇摇机因为它是模拟奥运的场地,增加一些我对于旗门路径的判定(技巧),其实机器比起实际上的雪地,它的容错率会更低。所以在机器上,如果你要做出跟雪地上一样的姿势,那你就要用更标准的方式来做。”

百日征战33赛事 夺冬奥参赛权

维持训练水平只是第一步,为了弥补因疫情延宕的参赛进度,李玟仪于2021年10月再度远赴欧洲,并在3个月内往返征战于立陶宛、波斯尼亚跟赛浦路斯等国之间。她说,父女俩开车跨国奔波长达一个月,累计里程相当于美国东西岸来回一整趟,其馀两个月中,共参赛33场,等于每1.4天就要出赛一次。


女儿拚成绩,父亲李永德身兼教练、厨师跟司机,还要随时联络位于台湾的滑雪协会,辛苦的代价是终于赶在时限之前,抢到北京冬奥会所需的“点数”门坎160点,顺利取得奥运参赛资格。

不同于中国体育界的“举国体制”是由政府投注经费和资源栽培选手,台湾选手一开始只能靠家人资助训练费用,直到在国际赛事中崭露头角才有机会争取台湾体育署的参赛补助或是个别厂商的广告赞助,尤其相对冷门、全国推广潜力较低的冬季项目,更不易于取得来自外界或政府的各项软硬件或财务奥援。

缺雪橇赛道柏油路和滑冰场克难训练

相较于滑雪,挑战雪橇赛的连德安跟他的队友林欣蓉,训练过程更加艰辛,因为雪橇在台湾是冷门运动,而且高度依赖器材的科技水平。连德安已备战多时,但今年却因一名之差而与奥运失之交臂,他说,台湾选手就算与对手同样表现得毫无瑕疵,但对方就是能凭器材优势略胜一筹,而且在冰刀等零件材质上拥有所谓“黑科技”加持的高档雪橇,各国藏私,台湾有钱也买不到。

此外,台湾没有任何雪橇相关的训练场地。为了备战冬奥,连德安只能把雪橇装上轮子,滑上柏油路面,相当克难。相较于冰上赛道可以滑出高达150公里的时速,在柏油路面最快也只能滑出时速60、70公里,训练效果十分有限。

至于林欣蓉,出赛时,双手得戴装有钉爪的手套“扒冰”来出发,但台湾苦无场地让她训练,她只好去俗称“冰宫”的一般滑冰场,在滑冰玩耍的民众旁,孤独而刻苦地训练着。

现在人在瑞士圣莫里茨镇的林欣蓉告诉美国之音:“在冰宫里面,我自己会去做抓冰的训练,就是拿我们手上的爪子在平面的冰上做出发的训练,让我比 较快可以衔接滑道出发的那个速度,但是我们的训练就是很枯燥乏味,就是一个很无聊的训练。”

冬奥赛道“雪游龙”测试赛传意外


连德安与林欣蓉两人都曾于2021年底参加过北京的冬奥测试赛,实际体验了中国国家雪车雪橇中心的赛道“雪游龙”,该赛道全长1975米、垂直落差120米,并号称拥有全球罕见的360度“回旋弯赛道”,从空中俯瞰犹如巨龙蜿蜒的姿态。

林欣蓉说,测试赛时,由于一处弯道的设计较为开放、且冰面处理不善,导致某选手飞出赛道受伤,但据说北京事后已修正缺失。

连德安认为,相较各国赛道,北京的“雪游龙”难度较高。目前人也在瑞士圣莫里茨的连德安说:“他们(赛道)做得比较长,规划的形状也有点像中国龙的那种感觉。难度的话,因为这个滑道算是全世界最长的,所以大家都会花大概58秒到62秒之间,中间一旦碰撞,因为后面算是上坡,上坡的速度都会减慢,那相对在终点成绩就不好。”

北京冬奥遭外交抵制、疫情双冲击

除了赛事,本届北京冬奥会还面临欧美多国的外交抵制和北京爆发疫情等困境,迫使中国官方近期宣布,除了不接受境外观众购票外,也将进一步紧缩境内观众的售票政策,改采定向组织群众观赛,而各国选手入境后,也必须在全封闭式的“防疫泡泡”中参赛,全程禁止接触到北京的生活圈。

冬奥赛前 北京资安、食安惹议


除了境外记者采访受限,北京奥组委还要求选手及所有进入场馆者都必须于14天前下载手机APP“冬奥通”,以随时回报健康状况。但外界认定此手机程序存在资安漏洞,包含美国在内等多个国家已呼吁其奥运选手避免携带个人手机前往北京,以防机敏个资外泄或遭监控。

此外,德国反兴奋剂机构(NADA)也警告选手不要食用中国猪肉,因为其中所含的瘦肉精“克伦特罗”(Clenbuterol)成分恐在药检中遭误验出兴奋剂阳性反应。

对于北京冬奥所面临的一连串国际争议与外交抵制,台湾教育部次长林腾蛟1月19日在授旗仪式后接受媒体联访时表示,台湾官方将循冬奥往例不派遣官员前往,而由中华奥委会率团并负责照顾选手与教练,让选手们可以保持中立的立场,全力争取佳绩。

多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选手和教练都表示,目前已全力投入赛事准备,对于冬奥衍生的中国人权争议、资安或食安疑虑,他们将遵循代表团团本部的安排和指令。

目前人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市的高山滑雪教练李永德告诉美国之音:“我站在教练的角度,就是政治归政治,体育归体育。我觉得把它分开来看,大家都会比较快乐一点。食安问题的话,中华奥委会团本部这边的指令,我相信选手都可以照做。”

根据台湾的规划,1月25日开始,中华台北队的四位奥运参赛选手将陆续前往北京熟悉场地,并展开最后的赛前准备。
评论 (15)
mitbbssb / 2022-01-28T18:22:38Z

: 不去就是抵制?那绝大多数国家都抵制东京奥运会。

jiba1 / 2022-01-28T07:19:59Z

有哪个运动员真的想用自己十几年的心血去帮你们这帮无耻的政客站边?

AizenSama / 2022-01-28T04:28:19Z

又一个不准备参加没被邀请的派对的小丑

abe868 / 2022-01-28T03:45:05Z

sb狗粮,就问你东京奥运你看到几个外国元首?🤣

abe868 / 2022-01-28T03:43:13Z

我擦。。。。废话一大篇,最后才4个蛙蛙参加。。。。🤣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