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8年,为了钱,亲手毁掉了自己...

英国 / 英国大家谈 / 阅读 1912 / 2022-08-07T01:10Z

上个礼拜21岁的在英留学生被判18个月,让我们感觉到惋惜的同时又觉得一部分出国留学的在脱离了父母的管控之后缺乏独立的自我保护意识。分不清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对于一般的学生,主动出国留学是靠父母资助,而最终目的是学到知识。但就是有家庭“剑走偏锋”,结果靠着孩子求学走那是歪门邪道。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和加拿大移民局和加拿大警方联合调查发现一名加拿大留学生帮助他的父母转移资产到境外,涉案高达2亿加币。

据Globalnews报道,2012年8月,一名来自中国广东的19岁学生张冠群(Zhang Guanqun,音译)从中国广东省出发,经过多米尼加共和国抵达蒙特利尔。入境时,他的背包里塞满了23,800欧元和美元。 这笔钱是他在蒙特利尔国际机场入境时,被边境人员查出的,没有申报。

就4个月后,他在BC省高贵林市,以210万元购入了一座面积达850平的房产。在2012至2015年,他就读于Coquitlam College期间,他还完成多笔类似的巨额交易。短短8年时间他通过加拿大和香港的银行账户转移至少3375万加元的资金。

这样不同寻常的行为很快引起了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和加拿大反洗钱监管机构(Fintrac)的注意。 同时,张同学父母王振华(音译Wang Zhenhua)和闫春香(音译Yan Chungxiang)的动向也受到了两个执法部门的监视。因为这对父母曾经因诈骗6万名投资者共计$2亿元而被中国通缉。在张冠群到达温哥华六个月后,他的父母就持加拿大驻多米尼加共和国大使馆签发的签证也一起来到了这里。

于是这一家三口就这样在加拿大开始了他们的洗黑钱之路,房地产、空壳公司以及外国公民的身份,一切都经过了他们的精心设计。

根据边境局在2015年向法庭呈交的法证会计报告中形容,张冠群收取及转帐的金额“真的令人吃惊”,看来并不是出自一名没有工作的学生。 这份文件厚达600多页,详细描述了,他们一家三口的种种行为。张冠群的父母在万锦市居住期间申请加拿大难民,而他们因涉嫌在中国传销诈骗6万名投资者约2亿加元而在中国被通缉。

2011年2月,王振华和严春香在天津成立了一家投资咨询公司并开始募集资金。2011年9月一名投资者报警,一个月后,严从深圳前往香港。2011年12月,警方逮捕了王振华。王振华于2012年1月被保释,随即前往香港。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中称,这是王振华“潜逃”到加拿大的第一步。2012年4月,他们的儿子持国际学生签证在温哥华机场降落。在2012年9月,王振华和严春香持有加拿大驻多米尼加共和国大使馆签发的签证抵达加拿大,住在安省万锦市。

王振华和严春香很快在万锦,与另一对中国夫妇成立了一家名为MixCulture Capital 的公司。根据Fintrac的文件,这对夫妇在加拿大设立了多个银行账户,并多次使用别名,向银行家们表示,他们是在中国有数十年经验的房地产大亨。

随后,他们利用房地产物业、空壳公司和外国公民,透过大量来自海外的电汇,从事洗黑钱和潜在的逃税活动。调查发现,王振华和严春香在Dominica使用了多个别名,并且两人收到了来自外国司法管辖区和不同个人的大量电汇,有洗钱和逃税的嫌疑。

2013年该公司董事之间出现矛盾,其中一名董事向约克区警方报告,王和严将4000万至5000万加元转移给他们的儿子,这些资金涉及“欺诈和洗钱”。 同样在2013年底,张冠群开始从他的账户中汇出大量资金,在4个月内完成了1,750万元的转账,分别转入香港、圣基茨和尼维斯(Saint Kitts and Nevis)、万锦市及温哥华的账户。

张某父母仅在安省就购买了至少7处房产。张某在BC省则购买至少5处房产,包括以315万元在列治文买下的独立屋。 反腐败监督机构加拿大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Canada)研究了温哥华的豪华房地产趋势,发现“学生”买家是一个重大问题。

一项关于“中国腐败分子将资产转移到境外的方法”的研究表明,犯罪分子要求亲属,尤其是他们的子女,在他们居住的地方利用学生的身份购买包括房屋在内的“不动产”。关于这起案例,CBSA的档案牵涉到了数十位中国人、加拿大的律师事务所、一位著名的联邦自由党组织者,甚至还有多米尼加共和国签证更新部门的一名官员。 他们概述了一个令人担忧的事实,在华的一些这些资本从中国外逃,通过香港和加勒比避税天堂的秘密离岸银行渠道,将资产转移到海外,并购买方便通行的护照,将赃款用于购买海外的房地产

2019年,两名在英国的中国留学生,因为洗钱的事被《泰晤士报》给报道了。

中国留学生在自己的卧室,一周洗钱10万镑!据报道,落网的中国留学生,是在威尔士念书的Ding同学和Guo同学。去年十月,本该在学校上课的他们,却在伦敦Euston车站被警察给抓了个现行。

警察应该是有备而来,当场决定搜查两人的包包。在Ding的包包里,警察发现了又20镑钞票组成的10万镑现金,然后在Guo的包包里,发现了一本记账簿...于是,携带巨大数额现钞并逃课的两人,便被警方给逮捕了。而两人洗钱的手段,就是大家熟知的微信换汇。

据报道,他们通过微信与在北爱尔兰和英格兰的中国学生联系,然后通过提供有优势的汇率,换汇,交易不法资金。

控方律师在法庭上揭露了交易过程:Ding先联系学生,推销自己的换汇转账服务。客户会把人民币转账到Ding在中国的银行账户,Ding收到钱后再把等值英镑转到他们的英国账户。

由于Ding提供的汇率很有优势,而且自己人交流起来也方便,他马上就招揽到大批“客人”。起初,Ding每天洗1000英镑,还比较保守。渐渐地,他换得越来越多,后来一周可以换10万镑。

额度大了,新的问题又来了:大额度交易很容易引起警方怀疑。这样一来,Ding不得不开始向多个账户支付小额款项,这样额度就不会引起怀疑。据检方的调查,他有超过29个英国账户。

现在案子的审理还在继续,无论结果如何,英国警方现在是对微信引起高度重视了这件事,刚好和今年年初的“中国留学生账户被关”事件有些耦合。据《泰晤士报》消息,90多名中国留学生由于涉嫌洗钱,被强制关闭银行账户。

调查员称,很多学生的银行账户被用于洗钱,洗钱者采用“拆分转账”的方式,将低于一万英镑的现金分多笔汇入受害人账户,用来避开银行用来判断洗钱嫌疑而设置的金额上限。 自从英国开始严打洗钱后,警方调低了引起嫌疑的转账额度,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明明没转多少钱”,账户却被关了... 比如,一名被传唤的中国女留学生,她被关闭的账户在六个月收到了22笔总额为5.3万英镑的转账;另一个学生则是由于在去年六个月间收到总额为7.2万英镑的转账而被关闭账户。

在过去,这样的额度都在“安全区”,而且很多人也不过就汇个生活费。但是自从警方开始严打之后,很多留英华人(特别是学生朋友)被翻旧账,然后就像我那个熟人一样,离开英国很久却被关了账户。 国家经济犯罪中心的专家Matthew Bradford说,由于中国开始外汇监管,很多拥有英国账户的留学生就成了洗钱者觊觎的“工具”。《泰晤士报》说,这些受害者里有不少做着代购,而我身边的案例则是换汇的比较多。

中国大使馆也就此事发文提醒,呼吁大家通过合法渠道换汇。

这起事件算是给广大移民党和海外党敲响了警钟:你以为洗钱离你很远?一不小心就中招有没有? 英国法律规定,如果一个人本应知道或怀疑钱财来源于非法途径,但仍帮助罪犯获得、隐藏、保存或利用这些资金投资,那么即构成了洗钱罪,可最高被处以14年的监禁,或30万英镑的罚金,或两者并罚。 至于带了超过规定现金过海关不申报的...被查出来可以罚你5000英镑,而且日后的续签或者永居基本不用想了。 但是国外终究不是法外之地...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