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一中政策=世界和平 台湾独立=世界核平?(图)

时政 / 世界报 / 阅读 29009 / 2021-11-26T18:57:02Z
本周早些时候,德国阿登纳基金会在新加坡举行了一场研讨会,新加坡资深外交官马凯硕与德国《世界报》出版人奥斯特就中国崛起议题展开了对谈。而在听众提问环节,焦点则转向了台海局势。



研讨会的现场观众以及线上听众中,则不乏学界、商界、政界、外交圈的重要人物。他们在提问环节将焦点引向了中美争霸和台海局势。曾任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三十余年的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回应说,世界各国必须遵守“一个中国”之政策。马凯硕赞扬了美国总统拜登最近表示将坚持“一个中国政策”,指出如果美国试图让台湾独立,就有引发美中战争的危险。

马凯硕说,美中之间的战争必然是核战争,“中国在几乎所有领域都是理性的,但有一个例外:在台湾问题上,中国是情绪化的。”这位资深外交官、政治学者认为,北京愿意付出惊人的经济与军事代价来阻止台湾独立。“这是中国设定的红线,北京不会接受台湾独立。”



曾任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三十余年的马凯硕

由于疫情吃紧,《世界报》出版人奥斯特(Stefan Aust)没有亲自飞赴新加坡参加这场11月22日举行的研讨会,而是留在汉堡的家中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加入讨论。奥斯特并不完全认同马凯硕的观点,指出现在试图改变台海现状、从而加剧战争风险的恰恰是北京。马凯硕则回击说,只要没有外部势力试图制造即成事实,北京就会容忍台海之现状;“中国不会平白无故地出兵去占领台湾,中国人相信,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上策。”

听众席中的新加坡国会议员严燕松随后对马凯硕的这种观点表示质疑,他指出,对于北京而言,台湾问题显然是一个“尚未完成的任务”。奥斯特也附和说,习近平不久前也高调宣示“一定要实现祖国统一”。马凯硕此时则回应说,按照如今的形势,确实有可能在某一天早上起床后,突然听到中国军队挺进台湾的新闻。但是根据他的判断,北京届时必然会掂量风险和收益之平衡。“如果中国想在2030年成为经济头号强国,就会对这个问题采取别的态度;不必在现在‘摘桃子’,而是可以再等等。”

谁能赢得体制竞赛?

在提问环节之前,马凯硕和奥斯特还探讨了一种场景:中国的经济增长是否会突然停滞,从而让美国重新获得明显优势?马凯硕认为,美国如今已经陷入了“财阀政治”生态,“1%的人口拥有、控制政府,并且政府也是为这1%的人口服务”;而大约一半的美国人口之生活水平在过去三十年中没有改善。“中国人注意到了造成美国体制失灵的因素,正试图避免陷入类似的情况。”马凯硕接下来的表述颇有中国官方色彩,指出北京当局不久前大力约束中国互联网巨头企业,就是为了推进“共同富裕”。

马凯硕和奥斯特都认为,到2030年前后,中国将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奥斯特强调,在这一背景下,西方国家更是应该“坚守自己”,确保经济繁荣、体制运转顺畅,让民主制度重新称为其他国家的榜样,“否则我们是竞争不过中国的。”

中国重新走向封闭?

奥斯特还认为,中国正在重新走向封闭、摒弃此前令其变得强大的开放路线。马凯硕则反对此观点,认为习近平会无条件捍卫投资开放,北京也不会背离邓小平确立的实用主义市场开放路线。马凯硕强调,如今的中共没有像当年苏共那样试图输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中共近期突出“共产主义”不过是为了巩固国内执政合法性而已。

马凯硕指出,美国政界长期以为,能够通过经济合作促成中国政治开放、体制西化、变得自由民主,“这仿佛一个童话,一个让严肃人士都信以为真的童话。”他认为,一个人口只有中国1/4、历史只有250年的国家,不可能对一个拥有4000年文明史的国家进行演变。“中国是当今世上连续存在时间最长的文明,有着自己独特的政治史和政治传统,发展出了自己的政治文化,因此十分清楚什么有利于中国。”马凯硕认为,一个强有力的政治领导层就是有利于中国的。

奥斯特在这个问题上基本认同马凯硕的观点,同时也指出,中国的成就也是建立在借鉴西方经济体制之上,“这套体制用在中国,甚至比在西方国家还要更成功。”奥斯特在发言中多次呼吁,西方国家必须做好自己的功课,确保西方体制“重新良好运作”。“德国修建一座机场的时间,中国能新建好几座机场。假如德国真想在气候等问题上扮演救世主的角色,像现在这样是可能不行的。”

在研讨会上,奥斯特还提及了自己与Adrian Geiges联合撰写的习近平传记《全世界最有权势的人》。今年10月,原定在汉诺威、杜伊斯堡孔子学院举行的新书推介会因中国领事馆施压而被取消,在德国引起轩然大波,各界人士纷纷担心,中国的言论审查制度正在输出到欧洲。奥斯特说,这场争议倒是并没有影响新书的销量,反而大幅提振了销量。
评论 (36)
軒轅伊尹 / 2021-11-27T11:31:35Z

煮豆燃豆箕 箕在釜下急 同根威脅最 相煎忌遲疑 軒轅伊尹歪論 權力的可分性與知識的可分性正好相反。 我會背頌這首七步詩,有100%的知識,我教給你,與你分享,你也會背頌,擁有100%的知識,請問,我的知識難道就減少為零了么? 非也,我仍然保有著100%的知識——我與你分享後,兩個人的總知識之和就是200%。如果我與一萬個人分享,那麼這一萬個人的知識總量就是1,000,000%。那麼,如果與上億上十億人分享呢? 可見,知識是不怕分享的:只會越分越多,決不會越分越少。相反,知識如果不分享,不傳播,一旦掌握知識的這個人死了,其知識也就重新歸零了,對他人及社會不會起任何作用。 馬克思主義這門知識,就是分享傳播得越廣泛,力量就越大。所以馬克思主義歡迎分享和傳播,決不搞祖傳秘方,知識產權保護,限制分享傳播,阻礙知識進步那一套。 以上说的是知識的可分性。 權力的可分性與此正好相反: 同一项權力,其威力及有效性為100%,如果我與你平分,我們是否各有100%的權力呢?顯然不是;那麼我們是否各享有50%即一半的權力呢?也不是。 實際上,100%的權力一經分享,大家的權力都是零,也就是說,誰都沒有權力,而不是各有一半或各有一部分權力。 國家,公司,以及各種組織的權力太過複雜,我們姑且不論,此處單從人人都見到過的家庭權力說起。 一個家庭,每星期至少買一次菜:到底這次買魚還是買雞,下次買粉絲還是買豆腐,再下次買豆漿還是買牛奶,買白菜還是買青菜,負責採購的主婦必須擁有依據菜場或者超市供貨及價格狀況臨機決斷之100%權力——如果這麼一點權力老公也要來個“權力制衡機制”,那麼估計這家人恐會無菜可吃,或者還沒吃進嘴裏,就先甩在牆上了。 一個家庭,一輩子可能還要買一次房。什麼時候買,不會買在最高價?在哪個區域買,買多大的房,才最符合自己家庭之需要?價格要掌控在什麼範圍,家庭收入才負擔得起,不致斷供拍賣?夫妻兩個各自以自己的經驗判斷,意見不一致甚至尖銳對立幾乎是100%的幾率。 這時就必須將權力授予一人,或老公,或老婆,獨斷行駛,然後才有可能住上新房。當然,這樣購買的房屋也絕對不可能讓所有的人100%滿意。 但如果因為不能100%滿意,老公老婆不能以拋硬幣或者錘子剪刀布形式授權一人(民主選舉就是這個功能)集中統一決策并實施,而是要搞個“權力制衡機制”,一個要簽合同,另一個卻拒絕付款,那麼結果很可能就是:這個家庭不但永遠買不了房,反而現有的住房可能要賣掉離婚收場。和我同年移民的移友夫妻就是這個結果。 教育孩子就更是如此了。 如果一對夫妻有多個孩子,那倒好辦:或者放任不管,讓其兄弟姐妹互教互學,自生自長;或者爸爸媽媽各自選取與自己較為投機的孩子各自教之,成龍上天,成蛇鑽地,數個孩子有一兩個成功就很好;最難的是只有一個獨苗,媽媽要用《哈佛女孩劉亦非》的目標“雞娃”,鋼琴舞蹈繪畫奧數演講馬術國學外語幾十個補習班把孩子累成豆牙菜兼深度近視眼,爸爸要順其天性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野蠻其體魄然後才能文明其精神——如果教育理念不一致甚至相互矛盾,那麼爸媽吵架,夫妻鬥嘴,互相斥罵勢不可免;這樣情況下,你讓孩子聽誰的?孩子如果有主見,他(她)可能誰都不聽,自己搞一套;如果孩子沒主見,他(她)可能既不聽爸,也不聽媽,善者聽學校老師,中者聽同學朋友,下者則聽黑社會販毒團伙街痞流氓游手好閒甚至染上毒癮——如此,這個家庭豈不完蛋了? 所以,家庭權力共享的弊端,《韓非子》一書一針見血地指出: “一家兩主,事乃無功;夫妻同貴,子無適從。” 知識就是力量,權力也是力量,它們都是一種看不見的力量。 不同的是,知識越分享,力量就越大;權力越分享,力量就消失。 所以古往今來,古今中外,分享知識,可得師生之誼,同窗之友;但是誰若想分享權力,立馬就有殺身之禍。 姜子牙與申公豹,孫臏與龐涓,孔子與少正卯,蘇秦與張儀,庄周與惠施,李斯與韓非,陳勝與吳廣,周瑜與蔣干,都是好同學,一旦想借同學情誼分享權力,立馬變成死敵。 所以那些熱衷於搞同學會的,若是與沒有權力的同學聚會,除了花錢買單浪費時間金錢,沒有任何宜處;若是與有權力的同學聚會,那真的要小心你的小命。 正是因為權力的絕對不可分性,所以在權力鬥爭面前,夫妻相爭,兄弟相殺,父子相弒,同學相害,古今中外都是一樣的。 過去俺只讀中文書,以為這種狗血劇只有俺中國歷史上有,及至後來閒得無聊,又讀了幾本洋文書,比如《The Holy Bible》《The Myth and Legend of Ancient Greece and Rome》《The Decline and Fall of Roman Empire》,才驀然發現,為了權力而豆箕相剪,兄弟互殺的事,西方人一個樣。 比如《聖經》一開

wilburwang / 2021-11-27T01:38:43Z

本来从老李过世到2016懂王上台前,新加坡是莫名其妙抛弃左右逢源的立场去舔美的。结果来个MAGA American First,瞬间新加坡包括整个东盟都意识到要想繁荣要靠谁。现在东盟除了放弃主权的菲律宾,其他基本全部亲中了。

lyw101 / 2021-11-27T00:47:50Z

必须要有“核平”的决心,才会达致国家统一的“和平”。国家统一了,世界少了众多蝲蝲蛄的叫声。中国可以早日安心办大事,造福人类;比如:极速、稳健地增建核电站,加速淘汰煤电。。。

sunrisefull / 2021-11-27T00:18:16Z

一定是翻墙出来的,连基本常识都不顾了。是先有民国还是中共国?在8年抗战全世界人民只知道有一个中华民国,在联合国5个创始国中只有中华民国代表中国。直到1971年才被中共国窃取其位,当年也是老蒋抱残守缺,退出联合国。如果他换一种方式留在联合国,那今天也就没有什么台湾问题了。

sunrisefull / 2021-11-26T23:57:47Z

假中国通,就是一个中共的代言人而已。其作用就是隐晦地传达中共的底线,就是保持现状。但中共的喊打喊杀是做给国内韭菜们看的,用以激发它们的斗志(以利统治和割韭菜)。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