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国民众对当局仇恨值升高 清零如何退场?(图)

时政 / 美国之音 / 阅读 1413 / 2022-11-25T09:39:49Z



中国河南郑州富士康代工厂里身穿防护服的警察和保安殴打参加示威活动的工人。(2022年11月23日)


台北 —
中国疫情再度升温,中国国家卫健委11月24日通报本土新增病例突破3万大关,使得“防疫优化20条”措施发布后,看似原本有意稍加放宽的管控措施顿时又变得收紧起来。有专家表示,中国如果再继续坚持清零下去,可能会导致民众对政府的仇恨值升高,酿成群众运动,然而,更令人担心的是,中共可能会祭出比清零还要严厉的手段去压制民众的愤怒,来让清零政策退场。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共对民众的控制仍很有效,大规模群众运动发生的机率不高,中共在等待一个契机,等病毒传播力降低以及新的治疗手段出现,再给动态清零一个美好的包装,体面转身“下台阶”。

单日新增突破3万大关

就在中国政府发布“防疫优化20条”的十天后,中国疫情突然变得严峻起来,单日新增病例连续突破2万例,到11月 24日中国国家卫健委的通报更是突破3万大关,其中广东单日新增病例就近逼1万例,重庆7800多例,北京约1600例,四川也有1000多例,使得看似要稍微放宽的防疫政策,又令地方政府不敢放松,反而变相收紧。

广州虽然没有封城,但全市11个行政区都实施不同程度的社会面防控措施,严格限制人员流动,非必要不外出,全区地铁、公交全时段暂停服务,并抢建方舱医院。

重庆市也加快方舱医院建设,其中悦来、南坪、璧山三地方舱医院已交付使用,可提供约1.7万张床位,待迎龙和寸滩方舱医院建成后,将可再增加4.3万张床位。

北京连续三天新增确诊数破千,在11月19日和20日接连两天通报1例与2例的死亡病例,24日也通报了一例死亡案例。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刘晓峰2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北京当前疫情呈现快速上升态势,面临疫情发生以来最复杂最严峻的防控形势,处于最关键最吃紧的时刻。北京防疫单位宣布,自22日起,对所有进返京人员实行落地3天3检,结果未出前居家不外出,24日起进入公共场所查验48小时内核酸证明。从网友发布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北京最热闹的朝阳区,现在街上已经空无一人。

上海市政府也宣布新规,自11月24日起,所有抵达上海未满5天者,禁止进入包括餐厅、百货公司、超市卖场、美容院、室内健身房等公共场所。


河南宣布要用5天时间打一场“拔点清面”攻坚战,市民非必要不外出。网络盛传河南25日起又要封城,郑州市官方微博“郑州发布”的小编未证实也未否认,只说“我们再等2天”;郑州晚报小编回应网友询问时称,“小编这两天也囤点儿菜去”。

虽然中国如临大敌,但以其14亿人口来说,其确诊数字跟其他国家相比仍低的不成比例。分析人士表示,中国的感染数字少得令人怀疑其真实性,中国的实际确诊数至少是表面看到的数十倍。越来越多的确诊案例也显示中国距离清零目标越来越远,而且政府两三年来的强力防控也造成了一些民间反弹浪潮。

仇恨值升高

11月中旬,广州海珠区出现了大规模反抗防疫政策的行为。抗议者逃离强制封锁,推倒沿街的路障和围封,与警方发生冲突,并高呼“不要再测试了”和“解封”的口号。10月底,西藏首府拉萨也出现罕见的大规模抗议。网上分享的多个视频片段显示,数百人在示威现场与警方发生冲突。

台湾中华两岸战略研究协会筹备处发起人暨执行长、中华战略暨兵棋研究协会研究员李华球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长时间的清零政策已经导致民众对政府的“仇恨值”升高,一个多月前的北京四通桥事件挂出反习近平标语就是一个警讯。

他认为,中国的严格清零政策很难再继续下去,因为酿成重大群众运动的可能性很高,而这也是中共最担心的,因为共产党就是靠群众运动起家,所以它深知如果人民对疫情的不满从点到线到面连动发展成大规模群众暴力运动,将会很难控制,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防疫优化20条”的放宽举动出现的原因。

群众运动的可能性

李华球表示,与此同时,国际间也给习近平很多的压力,包括经济、军事还有外交上的压力,再加上国内疫情的忧患和中共二十大后刚才要进行一些人事布局与运作,习近平正处在一个内外交迫的情况,若此时国内发生重大事件,中共会如何应处,令他颇感担忧。

李华球说:“那么我担心的是什么?我担心有可能如果酿大的话,造成第二次的天安门事件,那是不得了的事,但是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会不会这样,但是也没有任何的证据显示不会这样。”

李华球表示,他更担心的是,为了弭平社会重大维安事件,中共可能会祭出另外一个比清零更严厉的政策,假定真的爆发群众运动且事态不断扩大的话,就可能会逼得习近平不得不出动武警或军队来摆平。他并提出两个可能发生的时间点,而且距离现在都不远。

李华球说:“这个时间点不会太久,如果群众运动持续严重、控制不住的话,我认为在一个月之内是有可能出动武警或者是军队,那这个时间点就变成不是今年底的话、就是明年农历春节之前,这是第一个时间点。”

他说,第二个时间点是在明年3月中共召开全国人大跟政协两个年度重大会议的前、中、后时,因为中共不能让这些重大群众运动酿成维安事件,影响到社会内部安定跟国际形象。

也有人支持清零

不过,香港资深媒体人纪硕鸣有不同看法。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虽然中国过度防疫影响到人民生活并造成经济衰退,也产生了很多“次生灾害”,民怨上升是事实,但这种怨气要达到群众运动、共同奋力反抗的程度还有段距离,因为中国人民目前的怨气还是在自己的生活本身,远远没有达到对制度和体制的反思,加上也并非所有中国人都有怨气,也有不少人是支持政府清零的。

纪硕鸣说:“他是一个什么情况,就是大火没烧到自己身上,他不会想到需要去灭火,就是有不少人还在维护着这个体制、这个过度防疫的一种状况,因为他自己还没有变成直接的受害者。”

纪硕鸣并表示,四通桥事件仍属个别事件,“星星之火难以燎原”,中共当局的管控能力还是非常强的,只要有一些个别事件出现,它很快就可以将之控制与扑灭,所以不太可能形成群众运动,政府也不会改变清零方针。

纪硕鸣表示,在疫情之初,清零政策曾在中国获得一些成效,所以中国一直认为自己比西方有制度上的优越性。但随着病毒的变化,疫情也出现了变化,但中国还是死守原先的防控措施不变,就好像小学一年级的学生靠着死记硬背成为优等生,但到了初中和高中还是用小学一年级的方法读书,以为这套学习方式可靠、见效。

输不起的包袱


他说:“结果呢,疫情变了,病毒变了,你防疫方式不变,这一套就不灵了。那么时至今日,我认为中国防疫到了一个骑虎难下之境,就中国的防疫由于掺杂了政治因素,成为了输不起的包袱,我不认为清零政策短期内会改变,因为动态清零是圣旨,不能轻易放下。”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11月21日发表评论称,当前国内新发疫情不断出现,受病毒变异和冬春季气候因素影响,疫情传播范围和规模有可能进一步扩大,防控形势仍然严峻,要坚持“不动摇、不走样”。评论还说,中国的防疫政策经得起历史检验并且科学有效,“是用最小的代价实现最大的防控效果,必须毫不动摇坚持既定的防控策略和方针”。

前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其个人微博发文表示,一些人所要的那种“放开”至少在今冬明春是不可能的,现在需要认真探讨的是怎么把20条落实好,尽最大可能不因这种落实而导致疫情的严重扩散。

纪硕鸣说:“我觉得中国是在赌运气,它想等传播力降低、先进的治疗方案出现,这样可以给动态清零一个美好的包装,它找到体面转身的台阶,譬如开一个动态清零的庆功会,历史也就翻过去了。但是运气是不是会这么好?毕竟病毒是看不见的,你要动态清零,它也是在动态变化当中,所以这个时间要拖多久,谁也不知道。”

制度性灾难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如果不是由习近平这样的一位独裁者,或者是共产党这样的一个独裁政党掌权,会非常顺理成章地接受世界上“与病毒共存”的路,去应对新冠疫情,奥秘克戎有自己的周期,不需要用对民众伤害那么大的方式和代价去换取清零。

冯崇义说:“但是现在中国可悲的地方就是,它只要这个政权存在,只要习近平还在位,他就不会宣布说他搞错了,因为他现在一直讲,他所做的所有东西都是英明的决策,而且体现出他的制度的优越性,我们叫极权主义效率,所以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一种制度性的灾难。”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