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服刑完再驱逐出境 吴亦凡与他的顶流宝妈(组图)

中国新闻网/INSIGHT视界 / 阅读 703 / 2022-11-25T07:34:18Z

律师:吴亦凡需服刑完再被驱逐出境

11月25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吴亦凡强奸、聚众淫乱案,对被告人吴亦凡以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附加驱逐出境;以聚众淫乱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附加驱逐出境。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璞表示,吴亦凡需服刑完毕,再被驱逐出境。根据《刑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对于犯罪的外国人,可以独立适用或者附加适用驱逐出境。

被判13年的吴亦凡,与他背后的顶流宝妈




11月25日上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吴亦凡强奸、聚众淫乱案,对被告人吴亦凡以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附加驱逐出境;以聚众淫乱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附加驱逐出境。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吴亦凡于2020年11月至12月间,在其住所先后趁三名女性醉酒后不知反抗或不能反抗之机,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2018年7月1日,吴亦凡在其住所,伙同他人组织另外两名女性酒后进行淫乱活动。

朝阳区人民法院认为,吴亦凡的行为已构成强奸罪、聚众淫乱罪,应依法并罚。根据吴亦凡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危害后果,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加拿大驻华大使馆官员旁听了宣判。

这一结果大快人心。



正义终于得到了伸张,即便是顶流,也与普通人同罪。



这件事情至此暂告一个段落,当热度逐渐散去,吴亦凡和那些被伤害的姑娘终有一日会淡出我们的视线,但在大家遗忘前,主页君试图客观地复盘——



吴亦凡到底是怎么一步步沦为阶下囚的。

也许能从他的家庭教育窥见一斑。



上世纪80年代末,李开明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回到武汉读研究生,在这里他遇上了五官精致的吴秀芹。





年轻时的吴秀芹



两人迅速坠入爱河,并在广州喜结连理,很快便生下了一名男孩,起名李嘉恒。



在李嘉恒10岁那年,父母感情破裂后离婚。母亲吴秀芹带着儿子移民到了加拿大温哥华,还给他改名为——吴亦凡。







吴亦凡是吴秀芹生命中的一切。



为了移民加拿大,她宁愿将总资产中的一半拿出来投资。



频繁往返于中国和加拿大之间做生意,让她这觉得不利于“稳定”地陪伴儿子,于是她在坐上去温哥华飞机的三年后,关掉了自己在国内的所有企业。



吴秀芹为了能给吴亦凡一个稳定的生活,甚至给自己定下了一条规矩:在儿子18岁之前,绝不允许有第二个男人出现在这个家中。



因为她担心任何不可控的因素影响儿子的成长。







儿子的人生路,必须平坦、通畅。



对此,吴秀芹也早已有了对儿子的规划:考上大学,步入社会,成为一名医生,结婚生子。



为了更加沉浸式地抚养孩子,确保万无一失,吴秀芹鲜少与外界发生联系。



不光自己,儿子跟什么人和环境接触,也必须先经过她的筛选。



“其实可能都没什么问题,但是我会把它扼杀在萌芽状态。”



在加拿大,吴秀芹排斥一切复杂、肮脏的东西进入她和儿子的房子。







儿子身上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敏感的吴秀芹陷入紧张的情绪。



2000年,刚到加拿大的吴亦凡即将面临英语入学考试,不允许出一点差错的吴妈妈,又陷入到了习惯性的焦虑,她每天都会在儿子耳边念叨:“你要背单词啊,你要学习啊,不然过不了...”



吴秀芹在描述那段时光时,毫不避讳地用了「折磨」两个字。



10岁的吴亦凡面对无休止的念叨,没有说一句话,在这种几乎无法喘息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他,比同龄人更加沉默。



即便后来吴亦凡考试一遍过了,也没有得到吴秀芹哪怕一句表扬,因为她担心自己失去母亲的控制力。





从老家甘肃白银,到广州,再到温哥华,吴亦凡的童年几乎在不断地移动转学搬家中度过。因为老是换学校,他常常跟小伙伴刚熟络起来就又要去交新朋友。



这些烦恼吴亦凡从来没有跟妈妈倾诉过,他需要在母亲面前扮演的,就是一个沉默,乖巧的小孩。



没有朋友,身边唯一能说话的妈妈也不敢交流,无处宣泄的吴亦凡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励志书上。



他在上边习得了如何说话、如何做人、如何观察别人,甚至是如何让自己变得受欢迎的小技巧。



这些年幼自我灌输的知识,或许帮助了他讨片方、粉丝和女孩欢心。





2005年,对于15岁的吴亦凡来说是割裂的。



15岁的他,第一次尝到了梦想的滋味。



吴秀芹因为要处理国内事务,将儿子带回了广州,在广州七中暂读。







也就是在这里,沉默内向甚至有些自闭的吴亦凡,不仅交到了好朋友,还爱上了驰骋球场的酣畅。



他想进NBA.



但这个梦想刚冒头就被吴秀芹给扼杀了,她觉得打篮球是「容易受伤」的,「生命力比较短」的。







后来吴妈妈硬把儿子从广州拉回了温哥华。



刚到家那几天,吴亦凡连门都没出。



事后,吴亦凡将自己没有选择余地的原因归结于“自己太小了”。



这也为他日后想要掌握自己的人生埋下了一颗种子。

母子俩的关系,越来越僵,其中好几次吴亦凡都选择用离家出走来逃避这极端的环境。



他想冲破束缚,他想早点证明自己已经独立。



这也成为他后来选择去到韩国的一个诱因。



2007年,韩国SM娱乐公司来温哥华招练习生,看到「包吃包住」这四个字,吴亦凡就心动了。



“这就等于说能自己活了嘛”



他迫不及待想要掌控自己的人生,可合约一签就是10年,吴秀芹当然不同意。





意识到儿子的坚决,是在签约过程中。



母子俩一路哭着到了机场,吴亦凡边哭边说:“真的对不起你,你养育我这么大,我还让你伤心。”



吴秀芹一听这话,立马开心起来,她以为儿子改变主意了。



“好,那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接着,她听到儿子说:“我签。”



儿子离开了,把全部精力奉献给儿子的7年里,吴妈妈生活中所剩的自我意识已然不多。



“失重,完全失重”,吴秀芹瞬间被抽空,没了生活的目标,失眠持续找上她。



但因为距离原因,吴亦凡和母亲的关系也从冲突,缓和成了思念。





儿子去韩国后,吴秀芹整夜整夜地失眠。



“睡不好,想儿子,我知道他过得不好。”



等待出道的时间是煎熬的,但吴亦凡选择了咬牙坚持,他在低谷时,甚至都不敢给家里人打电话,怕听到妈妈柔软的话语自己会瞬间软弱。



在得知儿子内心经历过的煎熬后,吴妈妈特别伤心“我希望你在我旁边就好了,你干嘛去独立?”



根据SM的规定,吴秀芹一年只能探望儿子一次。



管虎曾经评价吴亦凡:“跟小白纸似的,当着他妈(的面)乖乖的,只要他妈不在,他人就变了,立马变成桀骜不驯的大男孩。”







经过了近五年的练习期之后,吴亦凡以EXO组合成员的身份于2012年4月8日正式出道,可出道还没满一年,吴亦凡就陷入了桃色风波。



2013年2月,林西娅与吴亦凡的暧昧聊天记录,甚至疑似床照外泄。







奇怪的是,吴亦凡并没有被波及到多少,反倒是女主林西娅被冠上了各种骂名:



想红想疯了、借吴亦凡上位、P图蹭热度、小艳星...







就连王思聪也跳出来羞辱了林西娅一番:







林西娅的生活,因为这次事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昔日好友像躲瘟神一样躲着她,喝下午茶被人恶意割破脚腕,自己陷入抑郁情绪长达好几年,家人还因为过度伤心而去世...







而吴亦凡呢?还是粉丝眼中被陷害的受害者。





2014年3月之后,吴亦凡忽然没有了任何消息。



在一场EXO中国上海演唱会后的第四天,吴亦凡宣布与经纪公司解约,回国发展。



这个决定看似匆忙,实则吴秀芹早就做好了儿子重回自己襁褓的准备。



解约前两个月,吴秀芹在香港注册了“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直到出事前,吴亦凡大部分的经纪事务都是吴秀芹在打点。



刚回国,徐静蕾就找上了吴亦凡拍《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虽然演技尴尬,但徐静蕾夸起吴亦凡时,却一点都不尴尬。



“一堆人里只能看到他,他是最醒目的一个,他会成为巨星,他站在那里,就是王子的感觉。”



回国的吴亦凡资源好到爆炸,一年多时间里,他拍了7部电影,除此之外还有1首翻唱歌曲,2首原创单曲,8个代言,13本杂志封面,70个活动。



2016年6月14日,小G娜横空出世。随之一起而来的,还有床照和亲密的聊天记录。



热络-撒娇-冷暴力-消失,吴亦凡的惯用伎俩了。



那年,吴亦凡25岁,而小G娜只有19岁。







事情越闹越大后吴亦凡对小G娜进行了威胁



粉丝们的反应也和之前无异,纷纷将矛头转向了女生,大骂她“整容脸”“蹭热度”“想上位”“外围”“荡妇”。



顷刻间,小G娜成为了众矢之的。



而其他人,都在为“单纯”的吴亦凡打抱不平。



吃瓜群众将话题聚焦在“这是恋爱冷暴力还是单身男约炮”。



而不少大V跳出来表示:



“还有什么比明星X粉更好的粉丝福利么?”







作家六六说:“女的就是贱” “小G娜想睡出个青史留名来,是青楼的青”“把我们凡凡吓着,毁了以后多少女粉丝的福利。”







在吴亦凡的第二次桃色新闻中,甚至第N次被曝出约炮时,女人受到的侵害还是鲜有人提及和关注。



没有受到惩罚反而靠睡粉吸了一波新粉的吴亦凡,更加肆无忌惮了。



当然,吴亦凡的变本加厉除了网络环境的纵容之外,也不乏很多演艺圈人士的助纣为虐。



小G娜的爆料,并不妨碍管虎将吴亦凡称之为“一张白纸依然如故”,更不妨碍成龙将吴亦凡签到耀莱成龙影视集团旗下,还替其开脱道:



“每个人都有负面新闻,个个都有,我都会有啦,那些新闻会过去。”







而成龙签吴亦凡的时间,是在小G娜爆料的两天后。



2016年11月,明星经纪人@曾鹏宇 讽刺吴亦凡两年换十一个团队,还说吴“像一只到处打炮的野狗”“骗资源”“泡未成年粉丝”。



官司之所以没打成,是因为吴秀芹出来给儿子擦屁股了。



她通过中间人约曾鹏宇见面,并表示吴亦凡和她都不知情这次起诉。



为了减少对儿子的影响,吴秀芹还对曾鹏宇进行了几番恭维。



最后,双方决定和解。





吴亦凡和妈妈



吴秀芹替儿子遮风挡雨,操持着大小事务,但同时也极度依赖,以及迫切操控着儿子。



出门要抱抱。





拍吻戏也要在旁边盯着。







同年的一个访谈节目里,吴亦凡表示:



“(男人)首先要负责任,然后要懂规矩,我觉得男人应该要守规矩。”



阿雅听完后没憋住,说了句:“这个蛮有意思的,尤其是从你的嘴巴里面说出来。”







随后,吴亦凡还提到,如果以后生小孩,一定要生个女孩。



因为自己特别喜欢小女孩,一看到小女孩就把持不住。







吴亦凡不止一次地在节目上表示,自己喜欢“天使一样的女孩”“干干净净”“看上去很单纯”。







吴亦凡没有骗人。



2019年,他和秦牛正威的牵手照曝光,女生长相单纯干净。



但随后,大众对于男女主的舆论,却呈现出了两极分化——



吴亦凡被夸好单纯。



而秦牛正威毫无悬念地被全网辱骂。



“当时有人往我支付宝里转账,每次转账0.01元带一句荡妇羞辱的话,一晚上我收了快两百。”







人们依旧没有对绯闻中女生的遭遇产生一丝怜悯,似乎也早已习惯了吴亦凡会时不时蹦出来的年轻女友。



慢慢地,话题还变成了“吴亦凡都有时间回微信,你男朋友却不回你微信。”



2021年,吴亦凡彻底崩塌的一年。



先是@刘美丽同学 爆料吴亦凡在和自己的朋友都美竹谈恋爱后玩失踪。







“热恋”时,两人互换自拍照,打得火热。







这件事情被曝光后,剧情毫无新意,粉丝们再次对这段“恋情”中的女主角进行了否定、荡妇羞耻。



而吴亦凡则借坡下驴,发了条微博表示“糊凡又让大家娱乐了一整天。”







吴亦凡本以为,这次又可以像之前一样划水平安度过,谁知,都美竹火力全开,曝光了吴亦凡种种劣迹——



打着恋爱的名义骗炮,“选妃”,专挑00后和未成年下手...







此时,都美竹的爆料招来的更多的,还是洪水般的谩骂和质疑。



吴秀芹又一次挡在了儿子面前。



她先是给都美竹转了一笔钱,然后报警声称对方敲诈。







我相信,吴秀芹并不知道“乖巧”的儿子捅了多大篓子,不然也不会到“大义灭亲”这一步。



她以为,还跟以前一样,耍点手段花点钱事情就能平息。



只可惜,这场风波,太大了。



就算一个都美竹倒下,还有千千万万个“都美竹”站出来。很快资本纷纷解绑,查“吴”此人后,平安北京朝阳发布通报:



吴亦凡因涉嫌强奸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听到儿子被判13年的消息后,吴秀芹大概率又要失眠了吧。



或者说,从儿子出事那天起,她可能就没睡过一个好觉。



母亲对孩子无私的爱无可厚非,但在温暖的襁褓中待久了,谁都会误以为——



做人,可以一辈子没有担当下去。



对女性不尊重,只要躲在“幼稚纯情”人设背后就可以雨过天晴。



当然,造成吴亦凡今天这个结果的,不仅仅是那令人窒息的母爱。



还有那追捧声浪中的迷失,和那资本逐利中的捧杀。



或者还有,我们每一次吃过瓜之后没有为受害女生发声的沉默。



好在,正义终究还是会得到伸张。



那个沉浸在“幼稚纯情”人设中无法自拔的当事人,是时候直面自己的错误了。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