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加拿大匪徒专盯有钱华人!7名华人惨被捆绑,胶带封嘴+毒打

加拿大 / 加国君 / 阅读 1732 / 2022-11-30T15:10:02Z

2019年末、2020年初,一伙匪徒在多伦多奥克维尔(Oakville)和士嘉堡(Scarborough)专门盯着有钱华人入室抢劫,虽然事发不久就有三人被逮捕,但是时隔两年,其中一人(Jermaine Watson)近日才得到有罪判决,警方认为,还有其他嫌疑人在逃。

奥克维尔劫案,七名华人

2019年11月7日凌晨,一伙匪徒使用撬棍闯入了奥克维尔格兰比大道 ( Granby Drive ) 的一所住宅,这所住宅位于 Eighth Line 和 Upper Middle Road East 地区。这所住宅的屋主当时在中国国内,七名住户都是华人。

(Eighth Line 和 Upper Middle Road East 街景图,非案发现场)

大约四到五个匪徒蒙着脸冲了进去,强迫屋内的所有住户进入同一个房间。匪徒用胶带封住他们的嘴,并用扎带(zip-ties)绑住他们的手脚。七名受害人中,有人被用手枪抵着头,一名十多岁的受害者被手枪砸到脸上淤青,甚至还有一个受害者试图抵抗逃脱时遭匪徒毒打。还有一名受害人表示,看到其中一人携带了刀具。也有受害者认为手枪不是真的。

(zip-ties类似物) 这伙匪徒还特别逼问了一个“保险柜”在那儿,并且四处翻找,把整个房子翻找了一遍,沙发底部被撕开,通风管道也被破坏。最终,在大约15-30分钟之后,这伙人离开了,同时也偷走了这户人家的一辆福特 F150 卡车和一辆本田 Ridgeline 卡车,盗走了一些衣服,手机,护照,ID,信用卡借记卡,珠宝,现金,以及闭路监控(CCTV)的录像。 受害者称嫌疑人大多数为黑人男性,还有一名白人男性。 警方从附近邻居家的监控中看到,还有两辆白色货车,一辆深色轿车,都停在发生抢劫的区域。在抢劫实施过程中,其中一名匪徒从屋内走出,坐进其中的一辆白色货车副驾驶座,然后这辆白色货车就开走了。 其中一名受害者通过手机定位,给警方提供了被偷手机的停留地点,警方随即出动,在定位地点找到了被偷的本田卡车,但并没有发现嫌疑人。 警方通过手机信号塔通讯记录,确定其中两个嫌疑人为Jermaine Watson和Kristopher Matthews。

抢错住户,去而又返,

只为找华人

就在奥克维尔入室抢劫发生大约两个月,2020年1月8号左右,三名匪徒又在士嘉堡作案,他们用武力从侧门闯入。屋主是一名白人女性,她从睡梦中醒来时,发现一名蒙面男子站在面前,受害人随即被用胶带封住嘴,用扎带绑住了手腕。 受害人听到三名男性在讨论,他们在寻找一名华人,并且觉得找错了地方。其中一人带着酒气询问她楼上是否有人,附近住着什么人,有没有华人。 在发现他们找错地方后,其中一个人打了电话,说这里没有华人,只有一个白人女子。随后,匪徒向她道歉,并绑住了她的双脚,告诉她给他们一些时间撤离,他说他们带着武器,如果不配合,后果不堪设想。匪徒随后驾驶白色货车逃离。 数小时后,女子挣脱了束缚,并去警察局报案。 警方根据附近监控显示,这伙团伙抢劫的是house 64,根据house 66的监控显示,驾驶白色货车驶离后,大约二十分钟,再次折返回来,这伙人走下车,走向了附近的一户住所house 68,移开了屏门(screen door),但是最终这伙人逃离了,此时录像中,该户人家有灯亮起。

嫌犯落网,但没留下DNA

2020年1月28日,荷顿(Halton)警方逮捕了多伦多市的Jermaine Watson(36岁),宾顿市的(Brampton)Kristopher Matthews(28岁)和一名18岁的青年男子,三人被指控持械入室抢劫,非法监禁(Forcible Confinement)等罪名。

警方从两起劫案留在现场的胶带和扎带上提取了DNA,通过DNA比对,发现Kristopher Matthews的完全符合,但是Jermaine Watson的DNA并没有在这两起劫案的现场证据中发现。 时隔两年,今年11月17日在法庭公布的审判书中描述道,基于两次事件中太多的相似点,法官裁定两起劫案有着相似的作案手法,并推测有不止一个团伙参与进了在奥克维尔和士嘉堡的抢劫案中。 许多相似之处包括: 1. 时间间隔不远,且都发生在清晨。2. 地点:两次都发生在大多伦多地区相似的居民区。3.使用胶带 4. 使用扎带 5. 尤其是,寻找华人作为目标 6.至少一名嫌疑人在两所房子中留下了DNA7.都有白色货车 8.值得注意的是,嫌疑人在这两个地方都没有那么聪明。(“significantly, the suspects were not that smart at either location.”) 法官在卷宗中写道,关于最后一点,不是搞笑,需要注意的是,嫌疑人在奥克维尔的案件中对一个“保险柜”特别感兴趣,但是没有找到;在士嘉堡案件中,他们对于特点“华人”特别感兴趣,但是完全找错了住所。 细思恐极 虽然,Jermaine Watson的DNA并没有留在犯罪现场,但是警方发现,他的手机在奥克维尔以及被丢弃的本田汽车附近都有使用,以及手机中发现开车路过奥克维尔被抢劫的住所的视频,以及从奥克维尔偷走的大麻视频。在奥克维尔案件发生后不久,该手机上有一条发给一个叫“Ziven”的人的消息,说“工作完成”。 而在士嘉堡劫案两周前,Jermaine Watson收到了Ziven发送的抢劫地址(house 68),以及一对年轻亚裔夫妇的照片。 并且在找错房屋后,Jermaine Watson和Ziven多次联系,Ziven给他反复发送了目标住户的正确地址。 综上所有证据可以证明,Jermaine与这两次劫案有联系。

幸运的夫妇

而在士嘉堡案件中,被盯上的夫妇,法院希望证明他们是否是华人,他们当时是否住在本计划抢劫的住宅中,他们是否拥有豪车。但是,法院无法得到证词,因为据信,在法院希望得到他们的证词时,他们已经返回国内。 不过根据当时警方提供的证词,其中的年轻男性在得知自己是被抢劫目标时非常震惊,他表示自己的家人都在国内,并在警察询问后说,自己最好赶紧回国。 而另一名女性表示,他们正在考虑搬家,要么搬去列治文山,要么去温哥华,但是因为自己和丈夫的父母都在国内,最终还是要回国。 因为没有翻译人员,两人表示自己英语不够好,和警方交流有沟通障碍,所以没有获得更多有用信息,警方称,在告知他们刚刚发生在附近的案件时,她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平淡情绪(presented with an unusual flat affect),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匪徒抢劫的目标的严重性。

最终安省最高法院(Superior Court of Justice)裁定了Jermaine的有罪判决:1. 在奥克维尔案件中,闯入住户家中实施抢劫(不是持枪抢劫),因为不能证明枪是真的。违反了《刑事法典》(Criminal Code)第 348(1) (b)条2. 在奥克维尔案件中,犯有较轻的抢劫罪。违反了《刑事法典》第 344(1)(a.1) 条3. 在士嘉堡案件中,闯入住宅,意图实施可起诉的犯罪行为,违反了《刑事法典》第 348(1)条4. 在士嘉堡案件中,非法拘禁受害人,违反了《刑事法典》第 279(2)条。 截止发稿时,尚没有公布具体的量刑。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