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学生在大学性学专业读研究生是什么体验?(组图)

健康 / 顶端新闻 / 阅读 36822 / 2022-07-29T17:25:02Z


从只教“性”的专业毕业是怎样一种体验?2001年,台湾树德科技大学正式设立了人类性学研究所,并开始招收硕士生和博士生。这是亚洲唯一一所性学研究所。邱筠芷是2016年9月在这所学校研修性学专业的。

此前,拥有护理背景的邱筠芷,是台湾嘉义市最大一家医院新生儿病房的护理组长。从性学研究所毕业后,她开始在网络上科普性学知识,并广为内地网友所知。

她说,研读三年性学,研究所没教过一点性爱技巧,却有太多比这更有趣的东西——所有课程都指向一个目的——包容、尊重与爱。

以下是她的自述:



“在校期间禁止参与色情行业相关的非法活动。”这大概是只有在我们学院才会出现的公告了。

公告出自性学家林燕卿教授之手,亚洲唯一一所人类性学研究所的所长。她说,她并不是在鄙视色情从业者,而是警示学生,在性本身容易被污名化的当下,作为性学者必须明确自己的界限。

这份开门见山的公告使我更加好奇,性学专业到底要教什么?

2016年9月,23岁的我第一次迈进台湾树德科技大学,心里还不免失落了一下:这跟其他大学也没什么区别嘛。后来才发现,玄机在我们的教室里。

所谓性学研究所,只是这所科技大学一栋教学楼里的两层,一层是教授们的办公室,一层是学生的教室。

走进地下一楼教学区,性意味的物什充斥进我的瞳孔。展柜上陈列着各式各样和性相关的展品,男女生殖器的石雕,阳具造型的台灯,艺术家捐赠的人兽杂交画作,墙上则挂满了春宫图……

一张红色八爪椅格外醒目,形状类似妇科查体用的床。实际上,它是一张从汽车旅馆淘汰下来的性交椅,女生可以躺在上面做出不同性姿势。

这一切布置的目的,都是为了让学生以开放的态度去看待性。



图 | 性学研究所陈设

教室另有一块专属区域,用来摆放各种情趣玩具。它们都是教具。我们有一门课叫作“性文化创意设计”,它会跟当地的情趣用品公司合作,让学生了解情趣用品的研发和生产过程。甚至还会让学生设计玩具。

我最喜欢的一门课是“性态度重建”。

第一学期一共有18个周,每周都有一天会连续上三节性态度重建课。期中阶段,教授给学生留了一项特别的作业——每人去找至少两部A片,越猎奇越好,最后剪辑成10分钟的视频。

记得那天是周六,课上,二十几个学生便一同坐在教室观赏他们的“成果”。负责统筹的同学把所有片子拼成了36宫格,在教室里投影播放。有人惊讶地全程张着大嘴,有人害羞地不敢抬头,也有人兴奋地指着屏幕:“你快看右下角那个!”

而我则看出了胜负欲,一直在认真筛查,哪个比我找的更猎奇。

我的性启蒙比较早,大概在初中就有这方面的认知了,也学会了自慰。探索过程中没有太多阻碍和耻感。所以学这门学科时,我不会像其他同学,有一个从羞耻到破耻,再到接受的过程。

我的状态始终是:快让我了解更多。

观影结束后,教授问出一连串问题:有人感觉有反应了吗?有人觉得羞耻吗?有人感觉到反感吗?有人想按照片子里的内容去实践吗?

她当然不只是来让我们看A片那么简单。而是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学生,这个世界有非常多元的性,作为性学者,我们未必要效仿,但必须学会用尊重、包容的态度去看待他们。

如果将来有人真的去从事性教育、性咨询,甚至是性治疗,连你都觉得求助者是变态,是不正常的,又怎么实施帮助呢?

临近期末的一天,教授让学生自行邀请三组嘉宾,要求是找性方面有特点的群体。然后拿出一整天时间,听嘉宾们分享自己的经历。

第一组嘉宾是三个男生,他们在同性恋的基础上又附加了“半开放式”关系,俗称“三人行”。

第二组嘉宾是一位资深sm爱好者,同时也是台湾头部sm社区的主理人。

第三组嘉宾是一个叫做“手天使”公益组织的成员,这个组织专门为性生活不能自理的残障人士,提供自慰服务。

那是一个30岁左右的女生,本职工作是性工作者,皮肤白皙,性格活泼,整个人充满了正能量。我很好奇她为什么要加入“手天使”?

她的回答很简单,想做点公益。刚好这又是她擅长的。



在研读性学之前,即便是护理专业出身的我,对性也有很多误区。

我有一个从大学一直谈到工作的男友。每次性生活时,他一带套就会软掉,最后只能放弃。后来,他宁愿在家自己解决,也不想和我尝试。

我去求助朋友,她们却告诉我:哪个男的喜欢带套?是不是你最近太没有魅力啦?

这让我感到挫败和自我怀疑。

如果放到现在,我就会知道,这种情况是可以通过专业方法解决的。只是,当时身边并没有一个像我这样具备性学知识的人,去正确的引导我。

决定研读人类性学源于我的一段工作经历。

护理专业毕业的我,原本就职于老家嘉义市一家私立医院的新生儿病房。每年至少照护3000位4个月以下的病婴,以及对他们的父母进行系列卫生教学。

三年里,工作得心应手,也很有成就感。一路从护理师做到了护理组长。

病房经常接到因为父母缺少节育意识和避孕知识,被生下来的弃婴。甚至,有的婴儿是在马桶里生下来的。对于这样的孩子,我总是爱护有加。加班的加。

印象最深的一个孩子,他的父母只有17岁。

那天,男生骑摩托车带着大肚子的女生郊游,结果路上出了车祸。撞击导致婴儿早产,生出来后头部还有一处凹陷,留下了不可逆的后遗症。女方直接表示不要这个孩子,见都不会见。男方只在义工请他时,两个月才来看一次。

最后,这个孩子在我们医院养到6个月大的时候,被送到了安养机构。费用由公共机构支付,也就是纳税人的钱。

这件事让我反思,如果学校能尽早对这些心智尚不成熟的未成年人进行性教育,告知他们避孕的重要性,会产生哪些严重的后果。也许会大大降低意外怀孕的概率。

可能我们没法杜绝未成年人性行为的发生,起码在他们忍不住的时候,还知道要带套。

半年后,我就把这个故事当成了申请人类性学研究所的素材。2001年,台湾树德科技大学成立了人类性学研究所,并正式招收硕士生和博士生。这也是林燕卿教授竭力劝说的功劳。

林燕卿教授已年近70,举手投足依旧散发着女性的魅力,有时会穿着露背装给我们上课。

她给我们讲过一个段子,年轻时候,老公开车送她去学校教课,看她穿着超短裙、高筒靴和小马甲,就问:“穿成这样去上课,不怕学生对你有什么遐想吗?”

她说:“我就是让他们看的到又吃不到啊。”

面对学术和授课时,这位迷人的女性又表现出极其的严厉和严谨。她希望从这出去的学生,以后从业中最好不要出现任何程度的疏失。因此,我们的报告很难从她手里通过。

作为一个在性学界享有一定地位的权威人物,她却饱受外界的抨击和非议。而她应对的方式永远是正面刚。下挑战函,开记者会,在媒体的监督下把所有疑虑解释明白。你们到底在担心什么?性教育是在教孩子学坏?还是让他们学会保护自己?

很多家长认为,性教育会导致未成年人提前开启性生活,甚至是滥交、多人运动。但我觉得,恰恰因为他们接受过正确的性教育,才能在面对不安全性行为时懂得拒绝。

同时,这也跟性教育工作者的学术水平有关。



图 | 邱筠芷在幼儿园教课

人类性学专业主要分为三个方向:性教育、性咨询、性治疗。每个领域都有一套系统的训练。远不是看几本性学类书籍就能出去从业的。

来这里研读的同学,多数都具备护理或者医学背景,也有教师、军官、律师和情趣用品行业的从业者。

在学习性教育教学法、性教育课程设计、性心理学、婚姻动力学等专业课程之前,所有学生必须提前把生理学和解剖学这样的先备课程修完。

虽然这个行业不涉及生理上的治疗,但仍要求具备生理学的基础。以便判断来访者的问题是否由身体原因导致。如果是生理性病症,我们会转诊到泌尿科或妇科。

除了理论知识,这门学科更注重实践教学。有学校会邀请我们去做义务讲座,这正是考验现场能力的机会。

教授说,不是一字不漏把内容讲对就是好的,还要关注到每个学员的反应。甚至要从学员的微表情中判断对方有没有感到不适,有没有勾起他以往的阴影……

我很喜欢教授的一句话,她说:“你们不要只在课堂上学习共情技巧,要把它用在生活中。”

打那之后,无论我在哪和人对话,都会时刻注意,自己到底有没有尊重对方,是不是陷入了某种刻板印象而不自知。尊重、包容与爱,是这门学科教给我的为人之道。

性学研究所共有两个研究生班,每个班20左右学生。他们大部分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想把这门学科当做辅助本职工作的技能补充。

极少数人像我一样,毅然决然把它当成未来要从事的主业。



2017年,我跟随台湾一家月子中心来到杭州工作,同时远程上课。

因为晚一年拿学位证能多领一万块的人才引进补贴,我特意休学了一学期。2019年又回到台湾,把剩下的课程修完。

那一年,我有幸进入一家专门做性治疗的机构里实习,创立者正是大我10届的学姐。

我曾旁听过一个有趣的案例——男生必须要看到喷血才能完成性生活。夫妻俩感情很好,女方每次就用美工刀把自己划出血来配合。来到我们面前时,身上几乎没有再能划的地方了。

治疗师分析,他是在一次手术苏醒的瞬间,刚好看到了喷血的场景,同时又连接到了性快感。进而产生了心理暗示。

对于特殊的性偏好,可能多数人首先会感到鄙视、排斥,或者恶心。她的伴侣不是个sm爱好者,单纯靠着亲密关系选择了接受和包容,着实令人唏嘘。只是,这并不是个正确的解决方式。

治疗师提供了一个替代方案,用拍电影的道具血包。

2020年1月,我正式从人类性学研究所毕业。但我并没有留在这家性治疗机构,而是选择来到机会更多的大陆。

一家产后康复中心的院长得知我有性学背景,专门在机构里设立了一个“幸福门诊”。我是唯一的诊疗师,为妈妈们提供性咨询服务。

杭州图书馆也邀请我做公益讲座,教家长如何正确和孩子谈性。

有天,一位妈妈带着6岁的女儿慕名来到门诊。她说,老师发现她的女儿频繁在课堂上自慰。

作为家长,听到这个消息难免感到惊讶。

我安抚妈妈,儿童会自慰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这是人类探索自身的行为。就像知道被蚊子叮了挠起来很舒服一样。同时,也让孩子明白自慰并没有错,但要在私密空间里进行。

有时候,孩子只是通过自慰的方式来缓解压力。父母吵架,二胎出生导致的失宠,学业压力,都可能成为孩子焦虑情绪的原因。

但大部分家长不会想到这些,而是一味地指责。

毕竟门诊辐射的人群有限,为了让性学观念影响更多人,我辞掉了康复中心的护理工作,一个转身做起了自媒体。在短视频平台,我开始以“菲比老司机”为名,制作科普类性知识内容。



图 | 邱筠芷的性学科普视频

大陆的自媒体比台湾成熟许多,但阻碍也不小。

审核是最大的难题。为了把内容发布出来,“A片”要换成“口片”,所有器官必须用拼音首字母代替,比如“阴道”要写成“YD”,“阴茎”要写成“YJ”,或者“丁丁”“武器”。后来,我学会了只要觉得是容易让人产生遐想的地方,要么码掉,要么直接删掉。

即便如此,还是有一条视频改了22遍也没发出来。讲的是日本情趣酒店发展史。

陷入迷茫后,我特意去研究了审核员这个职业群体。也许这些人本身没有或者很少接受性教育,所以遇到跟性相关的东西,就当色情内容处理了。

这不禁让我想到性学课上的一次讨论。

那是一个60多岁的男性,退休之后来研读性学。他认为所长林燕卿太理想化了,我们就算具备了这样的能力,学校也不会让我们进去宣讲,他们怕家长来抗议。

所长告诉他,那就从愿意接受的学校开始,让他们知道我们在教什么,慢慢去扩散。所长还说,一个好的性学传播者,应该根据当地的文化环境,人群的接受程度,去设计课程内容。

按照课堂的理念,视频里的名词是不需要避讳的。我愿意替换它们的代称,是为了有一天能改变这样的环境。

就在今年,我入职了一家国内头部女性情趣用品公司,担任性学顾问。我反感情趣玩具只能用色情擦边球、魅男的内容去宣传产品。我把它看作是队友。我想,如果能直接影响头部公司,做出正确的示范,也许整个行业就会有所好转。

在这家公司,我的工作主要负责开发性教育课程。入职之前,我还担心公司只想利用我的专业背景来变现,但创始人的一句话彻底打消了我的顾虑。

她说,我们做这个课程不是让她们看了一定要去买玩具,而是告诉她们,你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评论 (13)
只想一个人 / 2022-08-15T23:44:58Z

这个以后能找到啥工作

大春哥 / 2022-07-30T00:27:41Z

兄弟肺腑之言肺腑之言也

大春哥 / 2022-07-30T00:26:13Z

三陪三溫暖最缺這類文又得武又得的后入碩士博士

大春哥 / 2022-07-29T23:17:13Z

這個學院的課程絕對沒有中國共產黨黨校的中國共產黨先進性教育優秀

pilla / 2022-07-29T19:57:04Z

这专业,毕业后能找到专业工作吗?!误人子弟。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