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白纸抗议唤醒中国抗争记忆 境外势力参予?(图)

时政 / 法广/德国之声 / 阅读 1757 / 2022-11-30T11:30:06Z
长平观察:白纸运动中有没有境外势力?



在上海表达抗议诉求的群众。

(德国之声中文网)从新疆到上海、从北京到海南,从高校学生到广大市民,从悼念逝者到政治诉求,1989年之后最大规模的一场全国抗议活动——白纸运动,又称“白纸革命”或者“A4革命”(#A4Revolution),几乎在一夜之间出现,举世为之震惊。在此之前,中共以疫情防控为名,以现代数码监控技术和传统的发动群众、株连九族等压制手段相结合,让中国社会处于前所未有的严密控制之下,很多人因此对人类自由的前景感到绝望。

首先控制的是媒体和思想。因此,外界能听到的,大多是被党国宣传话术以及被这些话术左右的声音。这些声音所描述的中国人,跟别的地球人不一样,他们不喜欢自由,喜欢被一个伟大领袖统治者。然而,只要有一点发声的机会,这些谎言就会被不攻自破。

继北京四通桥抗议之后,这一次在通常被认为政治上保守的上海,抗议者喊出了“习近平,下台!共产党,下台!”的口号。北京、成都等地的抗议者也高喊“不要皇帝要民主”、“人民万岁,逝者安息”、“民主法治,表达自由”、“为了新疆,为了我们,我们不应沉默”、“要言论自由,要记住历史,要人权”……而四通桥抗议勇士彭立发的口号“不要核酸要吃饭,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领袖要选票,不做奴才做公民”更是在全国各地响起。

统治者当然知道,这些声音在中国一直存在,一刻也不曾消亡。因此他们还有一套话术,称这些想法和行动都是“境外势力”的渗透。“境外势力”的全称是“境外敌对势力”或者“境外反华势力”,实际上是指对中共统治不利的境外关系或者观念。“勾结境外势力”是一顶让人心惊胆寒的大帽子,在道德上是“背叛生你养你的祖国”,在法律上可能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因此,“五毛”(指直接或者间接为中共宣传机器工作的人)打手们攻击异议人士最得心应手的一招就是查找他们和境外发生联系的蛛丝马迹。

1989年之后最大规模的一场全国抗议活动迅速燃遍全国,其背后有没有中共官方惯常指控的“境外敌对势力”?时评作家长平对此进行了分析。

“每个代表发给路费百元”

11月27日,在北京的一个抗议现场,一位戴着黑口罩的男子说:“我刚刚收到消息,现在,在我们的群众当中,有境外反华势力,在我们的周围。”对于已经站出来的民众来说,他的话失去了恐吓的威力,而是引发了众怒。一位市民回应他:“你说的境外势力,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吗?”另一位市民质问道:“请问新疆的火是境外势力放的吗?请问贵州的大巴是境外势力推翻的吗?”还有一位市民高喊:“我们连网都上不到国外的,我们哪来的境外势力呀?”

这段视频在社交媒体广为流传,因为它痛快淋漓地回击了中共关于“境外势力”的谎言,而且指出中共自己才是真正的依靠“境外势力”的支持颠覆国家政权的政治团伙。

有网民还截屏了中共官网的党史介绍,其中记载,中共一大“定计划,提供经费,完全是出于马林(荷兰人,莫斯科共产国际派驻中国代表)一手筹划的”,“约在7月初发出举行代表大会的通知,以地区为单位,每个地区派代表二人出席会议,每个代表发给路费百元”; “党费,自1921年10月起至1922年6月止,由中央机关支出17655元;收入计国际协款16655元,自行募捐1000元”;“党的经费,几乎完全是我们从共产国际得到的,党员缴纳的党费很少”;“而在很多情况下,共产国际提供给各国共产党以及共产国际驻外工作人员的不是现金纸币,而是贵重的珠宝、钻石,有时候甚至是鸦片”。

我之所以抄录这些记录,是因为如果类似的证据落到今天的“五毛”打手手里,他们一定会兴奋地用大号红字写下(勾结境外势力的)“实锤”,外加至少三个感叹号。

其实,中共不仅在建党和颠覆政权的过程中勾结境外势力,在夺取政权之后“输出革命”或者“改革开放”,也从来都离不开境外势力。引进外资和西方的市场经济,加入世贸组织(WTO),以及今天的“电子镣铐”(健康码等数码监控系统),中共在“文革”灾难和“六四”屠杀之后维持政权的关键因素。这些境外势力在很多时候,也被贴上“敌对”或者“反华”的标签。

“我们是境外势力!”
“我们是中国人,不是境外势力”的申辩非常必要,因为中国也有自己的主体性,也是渴望民主自由的正常人类。与此同时,在这场运动中,我也非常高兴地听到很多在海外声援的留学生或者外国人士高喊:“我们是境外势力!我们要求习近平下台!”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谁都离不开境外势力。对境外势力的指控,是中共宣传的一种话语圈套。中共的罪恶,并不在于它接受共产国际的资助,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甚至明火执仗地建立一个接受境外势力操控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而在于它利用境外势力的政治观念——民主、自由和人权——作为宣传号令,得到人民的支持,夺取政权之后却反其道而行之,建立了更加专制的独裁政权。

白纸运动有没有受境外势力的影响?当然有。首先,这场运动表达形式——手持空白纸张——就来自一个苏联笑话:话说当年,有人在莫斯科红场散发空白传单,被克格勃逮捕。被捕者辩称:这只是白纸而已。克格勃说: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2020年,这个笑话在香港成为现实:香港国安法实施之后,抗争者手持空白纸张静默伫立,同样遭到警察的驱赶和拘捕。

“11.24”乌鲁木齐大火之后,11月26日,南京传媒学院有两名学生手举白纸在校园内长时间站立,引发了悼念火灾遇难者、抗议中共“清零”防疫政策的学生聚集活动,拉开了迅速燃遍全国的白纸运动的序幕。当时,学校领导或老师走过来拿走了一位女生手中的白纸,但是那位女生仍然以不变的手势静默伫立,赋予了白纸运动更多的含义——即便连白纸都没有,透过空气也能表达民众的抗议。

其次,白纸运动抗议“清零”防疫政策,显然是受“境外势力”影响。受了三年“牢狱之灾”的中国人发现:“奥密克戎,离开了祖国你什么都不是!”——国外早已经逐步恢复了正常生活,卡塔尔世界杯比赛现场竟然万人聚会不戴口罩。由于中共宣传将“动态清零”和“与病毒共存”视为在本质上是“制度之争、国力之争、治理能力之争,甚至是文明之争”,那么后者显然也是中共政治上的“敌对势力”了。

更不用说,抗议民众也发现了“清零”防疫政策尤其是作为“电子镣铐”的健康码,在很大程度上的确并非出自“抗疫的理念之争、策略之争、方法之争”,而是专制政治的统治方式。因此,他们旗帜鲜明地喊出了“境外敌对势力”时常鼓动的民主、自由和人权口号。

再次,白纸运动发生之前,北京四通桥抗议已经得到以中国留学生为主的“境外势力”全球声援;运动发生之后,不仅全球各地留学生的声援升级,而且包括德国、美国、英国在内的西方民主国家领导人或者政治团体纷纷发声,要求中共政府尊重人权、科学防疫、释放抗议者。

事实上,当下被中国政府阻止在国门之外的最大“境外势力”之一,乃是被广泛证明有效性较高的西方mRNA疫苗。


路透:白纸抗议唤醒中国那些抗争记忆


过去一周,中国许多城市的数千名中国人抗议中国的 COVID-19 封锁政策,这是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2012 年上台以来最大规模的公然蔑视行为之一。

由白纸抗议,回溯近几十年来中国异见记载,路透社列出了抗议事件年表。

1978 - 民主墙运动 - 1970 年代后期,在中国动荡的文化大革命之后,有人在北京西单大街的砖墙上张贴“大字报”海报,这就是所谓的民主墙。数千人在 11 月下旬游行,呼吁加强民主。

1989 年 - 北京天安门广场 - 在要求西式自由和民主改革的学生的带领下,多达 100,000 人在广场聚集了几个月。抗议蔓延到西安、长沙、成都和上海。6 月 4 日,军队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开火,人权组织称数百人,或许数千人被杀。一名被称为“坦克人”的孤独抗议者挡住了长安街上的一排坦克。

1999 年 - 超过 10,0000 名法轮功精神团体成员聚集在中国最高领导大院“中南海”外进行无声抗议。当局后来称该组织为“邪教”并逮捕了数千人。

2008 年 - 西藏 - 数百名僧人在西藏首府拉萨游行,引发抗议和冲突。西藏人群焚烧商店,据报道有 18 人死亡。抗议活动蔓延到中国西部的 130 多个地方。中国加强安全措施,访问受到限制。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后来说,该地区已成为“人间地狱”。

2009 年 - 新疆 - 在该地区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民族骚乱中,维吾尔族人在中国南部一家工厂发生涉及维吾尔族工人的事件后袭击了首都乌鲁木齐市占多数的汉族人。官方数据显示,血腥冲突夺去了 197 人的生命。中国后来建造了大量“设施”,将新疆变成一个联合国小组所描述的“秘密的大规模拘留营”。

2011年 - “茉莉花”抗议 - 继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等中东民主运动后,中国网民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多个城市发出小规模公开示威,要求政治改革。中国茉莉花抗议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2011 年 - 一名抗议煤矿造成的污染的牧民肇事逃逸身亡后,内蒙古部分地区受到蒙古族抗议活动的影响。2020 年,蒙古族罕见地抗议改变学校课程,将蒙古语从核心科目中删除。

2011 - 乌坎 - 中国南部渔村乌坎爆发了抗议腐败官员强占土地的抗议活动。抗争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关注,并以当局罕见的民主让步结束,包括举行村民选举。在后来的岁月里,许多抗争领导人被捕入狱。2016 年爆发了新的抗议活动,但随着更多人被捕而被平息。

2013 年 1 月 - 南方周末抗议活动 - 要求更大媒体自由的小规模公开示威在中国最自由的报纸之一外举行了几天。总部设在广州的《南方周末》后来受到更严格的政府控制和审查,许多思想自由的记者被迫退出或辞职。

2015 年 7 月 - 作为对由争取结束中国专制统治的权利团体和个人松散组成“新公民运动”部分回应,中国当局于 7 月 9 日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镇压行动。名为“709”镇压导致 300 多名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被捕,其中包括李和平、许志永、丁家喜。其中一些人被单独关押或监视居住,并遭受酷刑。

2019 - 数月来,数以百万计的香港人举行了民主抗议活动,这是自 1989 年以来对北京领导人最大胆、最持久的挑战。中国后来实施了一项强有力的国家安全法,逮捕了数十名民主人士并关闭了公民社会团体和自由媒体,包括苹果日报。

2022 年 - 河南银行抗议活动 - 数千人抗议以河南和安徽省农村银行为中心的银行欺诈丑闻中失去储蓄,公众抗议活动愈演愈烈。

2022 年 10 月 - 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党代会召开之前,一名男子在北京四通桥的立交桥上悬挂白色横幅。一些口号包括:“我们不要最高领袖,我们要投票”和“不要做奴隶,要做公民”。这位被称为“桥梁人”或“新坦克人”的抗议者激励了一些抗议者,他们现在呼吁更广泛的自由和结束清零封锁措施。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