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提高孩子的数学水平,政府把教师逼毛了!加国的教育到底行不行?

加拿大 / 温哥华港湾 / 阅读 519 / 2022-10-03T03:10:01Z

根据加拿大环球新闻网的报道,安省最高法院接受了省政府的上诉申请,将审理强制性教师数学水平考试一案,但具体开庭日期还未确定。 其实为了孩子们的数学,安省政府和教师工会已经斗争了好几年。在安省,学生们数学不好一直让政府都头疼。于是,自由党政府推出了一项财政补贴,有需要和意愿提高数学教学水平的老师可以利用补贴来深造,提高业务水平。后来进步保守党政府上台了,开始盘账。负责管理该省标准化评估的教育质量和问责办公室(EQAO)甩出了数据,2013-2014学年,3年级和6年级学生的数学成绩达标率还分别有67%和54%,到了2017-2018学年,达标率却只有61%和49%了。其中6年级学生数学达标率更是全加拿大倒数第一。不进反退,钱白花了!省长很生气,决定取消补贴,改成要求老师们参加强制性数学水平考试,不合格不给教师资格证。新政策要求所有即将入行的新人教师参加考试,但是雄心勃勃的福特省长总惦记着更进一步,把所有的老师都送进考场检验一遍,每年考一次。 于是教师工会不干了,表示这么做对于提高学生的数学技能没有任何帮助,政府应该做的是改进课程,而不是测试教师。一刀切可能会损失很多优秀的专科教师,毕竟很多艺术、地理或历史老师压根儿不会在课堂上教数学。安省本来就缺老师,再因为数学不好走掉一批,就要扩大班级规模来应对,进一步拉低教学质量,妥妥的恶性循环。

经过一番拉锯,政府推出了新的数学课程,新人教师的强制考试也还是要搞。测试分为两个部分,分数和百分比等基础数学和数学教学大概七三开,老师们需要在每个部分都取得至少70%的分数。但是,成绩不合格的老师可以无限次一直考一直考。。。 就这样,在去年终于进行了第一轮考试之后,安省政府被告到了法院。初审法院认为强制性数学能力测试违反了宪法中的平等条款,对种族化教师产生了不成比例的影响,裁定取消强制考试。省政府不服,认为法院理解和适用法律有误,使用过低的门槛来确定歧视。毕竟新的考试才进行了一次而已,法院就急吼吼地据此做出了判断。现在最高法院接了案子,官司还要继续打下去。戏看到这里,小编觉得,安省学生数学不好应该是真的;安省老师数学不好,也应该是真的。安省政府的神操作,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具体到落实,总有点儿隔靴搔痒的感觉。教育质量行不行,其实应该放到更大的教育、经济和就业背景下去看。 加拿大的基础教育,整体水平高。根据加拿大统计局2021年的《加拿大青年与教育研究》报告,在全球37个市场经济国家组成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简称经合组织,OECD)中,加拿大15岁的孩子阅读和数学方面的表现名列前茅。具体来说。在所有经合组织国家中,加拿大阅读能力达到最高级的学生比例(15%)排名第三。而未达到最低阅读能力要求的加拿大学生比例(14%)远低于经合组织23%的平均水平(也低于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在数学方面,16%的加拿大学生未达到最低标准,而经合组织国家的这一比例平均为24%。加拿大数学成绩优异的学生比例为15%,高于经合组织11%的平均水平。

加拿大的公立教育体系占据主导地位,就读公立学校学生的比例为91.8%,公立教育投资常年占加拿大GDP 5%以上。而私立教育除了部分K12中小学私校,高等教育中私立大学的占比极低,大多是职业类的专科学校。加拿大的私立教育与公立教育的质量并没有拉开差距,也并非像美国一样形成精英、贵族化的私立教育阶层,私立教育在加拿大更多的被认为是个性化和社区化的选择。在占据绝对主流的公立教育体系中,加拿大是以高水准的平均质量闻名世界,虽然顶级私校和顶级大学并没有英美那么出挑,但平均水平较高。K12教育上更是如此,很难区分孰优孰劣,并且也少有类似美国的问题学校。孩子在低龄阶段,也就是小学和中学前半段,基本上不存在竞争,更没有升学压力。所以孩子小时候普遍比较轻松,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快乐的童年。社会、学校和家庭都不会给孩子施加太大的学习压力,更多的是培养孩子对世界和自我的认知,塑造孩子的个性和价值观,养成学习习惯,掌握学习方法,培养道德和纪律的规范,极为重视体育和身体素质的锻炼,建立生活和生存的基本能力,更重要的是鼓励发展自身的兴趣爱好,这些兴趣爱好不但能成为享受终身的乐趣,并有可能成为未来的职业。其次,在中学阶段,尤其是11、12年级,孩子要为考取大学努力,成绩几乎是大学唯一的敲门砖。加拿大名校与美国名校在录取标准上有着较大差异,我们经常听说的美国大学追求学术成绩之外,对学生的兴趣特长、领导力、社会成就、身世、种族、背景等方面极为关注,很多时候这些成绩外的东西才是真正拉开差距的筹码。但加拿大的情况完全不同,公立体系使得入学标准上相对公平和统一,也就是靠分数说话。加拿大并没有高考制度,大学录取的分数要看高中2年或3年的平均成绩,这就导致学生在日常学习中不能有任何松懈,一次挂科就有可能导致和梦想中的专业失之交臂。所以加拿大的高中生非常拼,也非常忙。这个阶段的教育虽然压力陡增,但大多数不是来自于家庭和学校,也并非是来自“自古华山一条道”的绝地反击,而是来自于孩子的自我驱动。对于大多数有过良好教育基础的孩子而言,驱动力自于他们从小的兴趣爱好、自我认知以及对梦想的追逐。这个阶段的家庭,我听到最多的不是怎么样逼着孩子学习,而是往往担心孩子的身体。上了大学,并非意味着人生的胜利,而是攀上了另外一个艰苦的山峰。加拿大很多优秀大学的本科一年级淘汰率达到20%,甚至30%。可以说在加拿大读本科,比高三还要辛苦。而硕士、博士,其难度不难想象。社会投入大,家庭压力小从教育成本上来看,加拿大施行12年免费教育,从5岁学前班到12年级高三毕业,公校学费全免,孩子读完高中几乎不用花一分钱。而大学学费对比美国也要便宜许多,大多数专业每年的学费都在1万加元以内。但即使是这样,对于很多加拿大家庭来说,如果有几个孩子都要上大学,学费开支也是不小的压力,尤其西方的消费观念普遍也是少有积蓄。加拿大政府也对每一个孩子设有教育基金RESP,从孩子出生起,父母每年在专有账户里存入2500加元,政府会额外补助500,终身最多7200加元。孩子在成年后可以将这笔钱取出,用来支付学费和生活费。我们以存15年RESP为例,政府补助可以达到7,200加元,而父母的存款可达27,500,在加上这笔钱多年的理财收益,孩子的教育基金可以达到4万加元以上,可以应对大部分专业的本科学费。而加拿大青少年有打工的传统,本土长大的孩子很少有不打工的,一些孩子在上大学前就攒够了一两年的大学费用。所以,因为经济问题上不起大学的情况,在加拿大绝非普遍现象。如果要对比诞生多少诺奖得主,比有多少世界排名前100的大学,比培养过多少政要富豪,这些恐怕都不是加拿大的优势。但加拿大的教育胜在平等、胜在人性、胜在平均质量。从某种意义上讲,加拿大的教育成效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领先的。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