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岁考雅思移民 华人夫妻车库创业 70岁 一切才开始

发现新西兰 / 阅读 43402 / 2021-06-10T19:05:36Z
华人夫妻James Wang和Xi Chen都已年近七旬,一直住在奥克兰北岸。

这是一处不起眼的小院。

小院的门楣是木制的,上面刻着两个清秀的汉字——缘起。



一推开大门,长势旺盛的红薯叶和佛手瓜,便映入眼帘。

花园变菜园,这是华人家庭的特色。

从外面看,小院除了多了份静谧,似乎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但只要你再推开里面那扇门,就会发现这里别有洞天。

夫妻俩把自家客厅和车库,打造成了一个机器人的世界。

故事,还要从10年前的一次新西兰之旅说起。

缘起陶波湖

2011年,夫妻俩来到新西兰旅游,准确说,是在陶波湖旁发了7天呆。

通透的蓝天,纯净的湖水,友好的居民,他们瞬间就爱上了新西兰。



对于住了半辈子公寓的两人来说,这里的房子没有多豪华,但都独门独栋,十分自在。

夫妻俩就这样时而望着湖水,时而看看彼此,不约而同说道:“就这么坐着,什么都不干,也很舒服。”

一个移民新西兰的想法,也就产生了。

创业移民路

夫妻俩这时都快退休了,孩子们一听说老人家要移民,第一反应就是“简直疯了”。

James说:“他们一开始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年纪还要跑去国外折腾,但后面也慢慢理解了。”

James1952年出生,是中国高考恢复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也是中科院的硕士。



同时他还是中国最早做互联网的那批人。

他打趣说到:“我做互联网网站时,马云还在做黄页呢。”

他在互联网行业摸爬滚打了30多年。

在大学教过计算机,也在跨国公司当过高管,自己的高科技创业也做了十多年。



2012年,60岁的他开始了漫漫创业移民路。

摆在眼前的第一大难题,就是考雅思。

他说:“读和写还行,但口语几十年没说,实在有点费劲。”

为了达标,他可没少下功夫。

考试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趣事。

当时他正在排队进考场,监考官扫了他一眼后便立马请他出去,说“家长请在外面等”。

原来,他比监考官还大2岁,对方表示还是头一回见这么高龄来考雅思的。

可想而知,移民的第一步很不易。



等了1年多,James终于获得了移民局的原则性批准。2014年,夫妻俩便登陆新西兰正式开始创业。

James依然选择了做科技公司,主要为中国各大银行做金融风险评估。

简单来说,就是中国的企业向银行借钱然后在海外投资。他就负责帮银行评估这些企业在国外的安全、财务、法律等风险。

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干的这一行,竟成了移民的阻碍。



最大的困难就是,移民官根本不懂他的创业项目。

James说:“这可能和移民官自身的商科或文科背景有关,他们很难理解这种科技项目。”

因为不懂,移民官在技术问题上很难质疑,于是便在其他方面不断“为难”。

“他们问了不少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题。比如既然大部分时间都坐办公室,为什么还要买车?车是公用还是私用等,”James无奈地说。

“他们不太认可我的价值,但我比较规矩、认真,最终还是办成了。”



在换了3任移民官,耗时4年半后,他终于拿到了居民签证。

其实James还算幸运的,赶上了末班车。

近些年,新西兰创业移民的成功率不到2%,可以说这条通道基本堵死了。

危机变转机

虽说移民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但James觉得自己生意做得还不错。

然而,由于受疫情冲击收不回款,加上经济形势不好,去年他不得不把公司业务关停。

James这边的业务没了,但老伴Xi Chen那边却是另一番景象。



Chen女士原来在北师大附中教乐高机器人。

移民新西兰后,夫唱妇随,她一边辅助James运营公司,一边负责打理两人的小院。

本想半隐居的她,却被奥克兰一些华人家长“盯”上了。

2016年,几个华人小孩要参加新西兰的机器人大赛。离比赛只有3个月了,但教练却还没到位。

家长们很是着急,在听说了Chen的教学背景后,便登门拜访想要请她当老师。

就这样,Chen开始重操旧业。



虽说由于训练时间太紧,第一次比赛的成绩并不理想,但Chen老师基本上摸清了孩子们的优势弱势,以及新西兰的整体水平。

她开始给华人学生做定期培训。

从2017年到2020年,她的学生也取得了一些成绩。包括众多新西兰机器人大赛的冠军,甚至还代表新西兰去澳洲、美国打比赛。



很多人一听乐高,第一反应是有趣好玩。

但其实,乐高机器人的学习是非常复杂且略显枯燥的,尤其是对一个9-12岁的孩子来说。

从力学、机械、电脑、控制等科学知识,到全方位了解机器人结构、搭建设计、电脑控制、传感器检测和创新思维等等。

她说:“每个在我这里学习的孩子都哭过,也有人中途放弃了。但有些孩子是真正感兴趣的,而且十分敢动手,他们能坚持下来。”



慢慢地,有人放弃,也有一些新的华人家长找到Chen老师,而一直在学的孩子们也有了更高的要求。

他们希望能学习更复杂的机器人知识,但Chen老师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

所以James正好加入进来,担起了高端机器人教学的任务,包括C语言、DIY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等。

对这群12岁以上的孩子,他十分注重动手能力。

他常说:“你不烧零件,不学习焊接,怎么能学会计算机硬件知识呢?”

他希望孩子们今后不仅只是做码农,还可以成长为一个软件硬件都精通的IT人才。



专业知识没问题,但语言一直是夫妻俩的难点。

尽管他们希望能在新西兰帮助更多族裔的学生,但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过,看着有些华人孩子的中文水平得到了提高,他们也深感欣慰。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现在,夫妻俩的小院完全变成了一个机器人的世界。

一楼是教学基地。

Chen的教室很简单,就是一张桌子和几个凳子。墙上挂着的,都是孩子们的奖状、奖杯和媒体报道截图。



James的教室就更接新西兰地气了,就在车库里。

孩子们在这张不到2米的桌子上提出设想,设计方案,动手搭建,编制程序,精心调试,直到最后实现最初的设想制作出机器人,甚至去参加国际大赛。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也担心在家里教学合不合法。

但久了才知道,新西兰这里的人根本不在乎这些形式,车库创业更是特色文化。

戳视频

看夫妻俩从零创业



视频:Ryan Zhang

往上走到了二楼,客厅便成了夫妻俩的科研基地。

Chen的工作台上有100多个盒子,大大小小的乐高零件就有几千个。



在这里,她不断拆装、调试,试图做出更复杂的乐高机器人,激发更多孩子的兴趣。

而James的工作台上,则摆着他的最新成果——小机器狗。



几年前,一家美国公司做出了波士顿动力机器狗,可以帮助新西兰牧羊人远程放羊,这对他触动很大。

虽说自己发明的小机器狗十分简单,现在走路也是磕磕巴巴,不能和大公司的相提并论,但他也想用自己的技术,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

James明年就70岁了。

但他觉得,自己在新西兰的科研之路才刚刚启程。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实在很难想象这么简陋的小院,能承载新西兰孩子们和国际选手竞争的愿望,以及夫妻俩的梦想。



夫妻俩在家中挂了一幅画,是乔布斯的“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特别的是,画是用计算技术中的二进制写成的。

这幅画,即代表了他们自己的人生态度,也是对这些孩子的祝福。



- End -
评论 (12)
id46park / 2021-06-10T21:43:37Z

走自己的路,干嘛惦记着的复制人家的

fangtian / 2021-06-10T21:24:06Z

人家老两口喜欢个小院简单的退休生活和五毛扯上关系,真是荒谬。

八大金刚 / 2021-06-10T21:05:37Z

这么牛逼应该留在天朝报销党妈,为什么拼命的往外跑,五毛狗们表示不理解!网评员和监狱减刑犯也感到失望,大脑开始混乱!

龙树 / 2021-06-10T21:02:53Z

各种迹象都和新西兰退休养老移民切合。这种移民根本不需要考雅思,小编又想当然塞私货,生造个什么考雅思的场面。此类移民满4年才能拿到居民证。

龙树 / 2021-06-10T20:51:40Z

什么创业,不过是退休养老移民而已。每年6万纽币收入,呵呵。倒帐呗。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