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夫妇又出事!被民生信托告了...发生了什么?(图)

娱乐 / 21世纪经济报道 / 阅读 37635 / 2021-10-14T02:10:05Z


民生信托的一纸起诉书,再次将赵薇夫妇拉入公众视野。

10月9日,相关网站更新了民生信托作为原告的一则开庭公告,该公告来源于中国庭审公开网,案号为(2021)京04民初989号,被告人有赵薇、黄有龙、史玉柱,开庭日期为2022年11月8日,这将是民生信托与赵薇的第二次对簿公堂。



早在今年6月份,民生信托追债赵薇的第一起案件已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案由与上述案件一致,皆为“保证合同纠纷”,赵薇持有的多家公司股权被冻结。

对于赵薇纠纷一案,民生信托方面称以公告为准。

有一位影视圈投资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推测称,赵薇被金融机构追债属于典型的金融杠杆被打乱了节奏,而最大的杠杆应该是在入股蚂蚁集团那件事上。

一进一出之间:赵薇无力还债,民生信托成接盘侠?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启信宝处查获的资料显示,早在2021年4月30日,赵薇所持的5家公司全部股权均被冻结,分别为:

◾ 芜湖东润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90%股权,涉资900万元;

◾ 合宝文娱集团有限公司4.15%的股权,涉资500万元;

◾ 北京普林赛斯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70%的股权,涉资210万元;

◾ 龙旭新(北京)商贸有限公司100%股权,涉资50万元;

◾ 北京易聚创意科技有限公司10%股权,涉资12.6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5处被冻结的股权所执行的裁定文书号均为(2021)京02民初161号,也就是上文提到的民生信托追债赵薇的第一起案件,冻结的股权涉资总计达1672.6万元。

最为巧合的是,同样在2021年4月份,上海云锋新创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云锋新创”)的出资额发生变更,由30.94亿元缩减至13.88亿元,而赵薇从云锋新创的股东名单中被划除。

同时,民生信托进入了云锋新创的股东队列。

或可推测,身为债主的民生信托在为赵薇进行股权融资之后,赵薇无力偿债,民生信托成了接盘侠。

从双方显示的出资额来看,赵薇是2016年5月份入股云锋新创,出资额高达7555万元,彼时的赵薇一脚影视一脚资本,玩得风生水起,还未遭遇蛇吞象的万家文化“滑铁卢”事件。而5年后,民生信托入股云锋新创的出资额为3389万元。

此外,与民生信托一同进入的还有宁波大榭旭腾创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额3389万元;新希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出资额14234万元;江苏鱼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出资额6778万元;钱友定,出资额6778万元。

本是与赵薇一同入股云锋新创,至今还留在股东行列的,便有巨人投资有限公司,出资额30221万元,该公司的大股东和法定代表人便是同样出现在上述被告名单中的史玉柱。

同时,史玉柱持有的巨人投资有限公司股权亦显示有冻结记录,冻结期限开始于2021年08月25日,涉资11438万元。

那么,云锋新创到底是什么来头,值得这些知名人物和企业斥巨资进入呢?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云锋新创被牵出,最终受益人竟是...

启信宝数据显示,目前云锋新创的注册资本为13.88亿元,实缴资本仅为750万元,其合伙人多达28家,股权极度分散,而从有公开的工商变更记录起,上海云锋新创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是一直出现在云锋新创的股东列表中,且初始投资额达4000万元,也是云锋新创的执行事务合伙人。



再将上海云锋新创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往上穿透,最终受益人归集于马云和虞学东两人。



可以看见,这些有限合伙企业的名字都极度类似,且背后频频出现马云和虞学东两人的身影,或可称之为“云锋新创系”。

启信宝显示,“云锋新创系”的集团成员多达54家,注册资本总和为524.82亿元,对外投资企业多达100家,其中位居第一的被投企业便是蚂蚁集团。

蚂蚁集团2020年公开的招股书显示,直接参股蚂蚁集团的“云锋新创系”合伙企业有5家,分别为上海众付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2936%;上海麒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0427%;上海祺展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0100%;上海云锋新呈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0.6547%;上海经颐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0.2641%。

从股权上来看,赵薇起初入股的云锋新创并未和蚂蚁集团有直接关联,但是,从工商部门登记的电话和地址上来看,上述5家合伙企业均与云锋新创共用一个电话,甚至注册的地址也有所重合。

纷繁复杂的股权和公司名背后,是共同的注册地和电话,资金用途是否真与被投企业一致,不免让人怀疑。

若当初蚂蚁集团成功登陆科创板后,造福神话是归结于这5家披露在招股书上的合伙企业呢,还是会“造福”于与其公用一个电话和地址的“云锋新创系”?

然而,2020年11月份,蚂蚁集团科创板IPO暂缓,轰隆隆的造福火车被摁下紧急制动按钮,资金裂缝开始显现,那些通过高杠杆融资上车的人开始跳车,有的便跌入地狱。

对于赵薇夫妇来说,这亦非是其第一次依靠金融杠杆而失利。

51倍杠杆收购遭惨败



在上述那场波云诡谲的股权投资进行的初期,赵薇夫妇又试图用金融杠杆开启二级市场的收购征途。

2016年11月2日,赵薇夫妇成立了龙薇传媒,在注册资本200万元都尚未实缴到位的情况下,一个月后便与万家文化(现已更名为祥源文化,600576.SH)的控股股东万家集团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赵薇夫妇约定以30.60亿元的股份转让价款,收购万家集团手上持有的万家文化29.135%的股权。

若交易完成后,龙薇传媒将成为万家文化的控股股东,转让款分四笔向万家集团支付:股份转让协议签署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支付第一笔25000万元,30个工作日内支付第二笔120000万元;股份过户完成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支付第三笔120000 万元,180日内支付第四笔40990 万元。

那么,收购资金从何而来?

赵薇夫妇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称,其30.6亿元股权转让款全部为自筹资金,其中股东自有资金6000万;向西藏银必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银必信”)借款15亿元,期限3年,年化利率10%;向金融机构质押融资剩余149990万元。

该笔股权收购的整个过程显得十分随意和荒诞不经。

具体时间线为,2016年12月8日,赵薇夫妇等人在杭州约见万家集团实控人孔德永,就股份转让事宜开始接触,沟通后获得控制权转让意向。

2016年12月9日,龙薇传媒方面与银必信的实控人秦博联系借款15亿元的计划,秦博要求银必信的借款需要有金融机构的资金配套。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直到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并公告后的12月29日,龙薇传媒才在万家文化管理层的牵线下,与中信银行杭州分行商谈融资。

商谈后,中信银行杭州分行拟按照30亿元融资方案向中信总行上报审批,其中提到,首笔发放 12亿元,由万家集团提供阶段性连带责任保证,待完成股权转让手续后解除;第二笔12亿元,以万家文化股权质押;第三笔6亿元,以万家文化股权质押。

就这样,原本自有资金仅为6000万的赵薇夫妇,试图通过51倍的金融杠杆将万家文化控制权收入囊中,并且其实际向金融机构融入的资金额已远超向监管和公众披露的额度。

此后,预计于2017年1月31日前完成的金融机构股票质押融资审批流程并未在赵薇夫妇披露的时间点顺利完成。

证监会调查显示,2017年1月23日,万家集团、龙薇传媒知晓其向中信银行杭州分行的融资计划未通过中信银行总行审批。截至2017年1月31日,龙薇传媒并没有与任何金融机构达成融资合作。

但是上述进展,万家文化和龙薇传媒均未及时向公众披露。在此期间,对外披露的控股权转让事项不断变更,由控股权转让变更为5%股权转让,直至2017年4月1日(休市),万家文化公告《解除协议》,次一交易日下跌 2.39%,后续该股持续下跌。

2017年11月10日,赵薇夫妇、孔德永,均被证监会处以罚款,并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在环境发生变化时,很多崩塌都是接二连三的,而高杠杆是必然的注脚。
评论 (12)
农民大伯 / 2021-10-14T06:43:04Z

: 人不在了没关系,他家在大陆那么多企业,冻结资产即可

过堂风 / 2021-10-14T05:07:35Z

膨胀的村姑 迟早要倒霉

飞翔的鱼头 / 2021-10-14T04:08:51Z

时鱼猪这次铁定完蛋 资金链断裂

只爱大屁股小妹 / 2021-10-14T03:50:24Z

赶快把这两抓紧去吧 拜托了

XYZ1234 / 2021-10-14T03:43:48Z

打落水狗!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