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自学3门外语 我带乌克兰妻子老家农村生活(组图)

自拍 / 阅读 1829 / 2022-11-25T09:31:56Z
我在自媒体上的账号叫“乌克兰雅娜与小黑”(@乌克兰雅娜与小黑),雅娜是我老婆,乌克兰人,小黑就是我了,做自媒体的时候没想到起什么好ID,我觉得自己比较黑,就随便起了一个“小黑”。

我们的近照。

我是95后,老家在广东茂名高州市根子镇。

我小时候是个留守儿童,刚上完幼儿园没多久,大概六岁吧,父母就出门打工去了。我还有一个大哥和一个妹妹,大哥比我大六岁,我比我妹大六岁。大哥上初中住校,妹妹被爹妈带走了,家里就我一个人,由爷爷奶奶照顾。

我和妹妹、哥哥一起的合影。

爷爷奶奶住在另一个老房子里,离我家有百十来米的距离,对我基本是放养。

我从三年级到初三,一直都是一个人住。我这人天生性格不内向,父母不在家,想念是想念,但是调皮的事情一样也没落下。

我们一群小伙伴整天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儿,要么去扒邻居的果子,要么去钓人家的鱼,还经常去一些山头游山打猎,鸟啊蛇啊,蜥蜴、老鼠,我们都抓过。

那时候山里也没什么危险,最大的危险就是我们。

小学时的我(左)。

父母刚出去打工那一段时间,我很希望他们早点回来。但每次我爸回来,邻居都要找他告状,我爸要么就打我,要么就骂我。他一年可能回两三次家,次次我都要挨打,久而久之,我也就不希望他们早回来了。

我爸打我打得最严重的是我染上了网瘾之后。

我读小学五年级开始发网瘾,就想上网玩游戏。我玩的那个游戏叫《侠盗飞车》,我记得很清楚。

当时发网瘾到什么程度?那时候穷,没什么零花钱,为了玩游戏,我把家里面能卖的都拿出去卖,那个年代也没什么好卖的,家里留存下来的什么黑白电视机、自行车还有那种老古的摩托车,能动的不能动的都拿去卖了。

我小学到初中期间的证件照。

从小学六年级开始,我就已经发展到,下午一下完课就去黑网吧待着;初中,每次放假回来,我都是在黑网吧里过夜。上高中住校,一到晚上,我就翻墙出去上网,一开始我一个人翻,后面整个宿舍跟我一起翻。

这个样子我的学习肯定不行了。我就一直是个学渣,不愿意上学就想辍学。而且到初中,我那群小伙伴都辍学了,就剩我一个没辍学,大家都让我跟着他们一起下厂子。

但我爸就是不愿意,我不去他就打到我去,说我哪怕是去睡几年都没关系,这样强迫我去读高中,那没办法只有去了。我就上完初中上高中,上完高中又上大学。

高中毕业照,后排左起第六个是我。

说到这一点真的是感谢我老爸,他没什么文化,但是一定要我上学,我是被他一直打到上大学,如果没有他,我肯定读完初中就辍学了。

当时文化课实在是太差,我爸就想能不能靠艺术生加分,让我能考上一些大学,所以后面就让我就去读艺术特长生。最后我高考文化课就200分,靠艺术生加分凑了300多分,才有个专科可以上,而且还是专B。那时候大学分本科本A本B,专科专A专B,我就是里面最后一个。

大学时跟同学的合影。

我在大专学多媒体艺术设计与制作,这个专业我现在就只记得名字,其他都忘了,因为我所有的读书时光都是混过去的。但上大学我倒不那么频繁地打游戏了。大二我还当上了艺术团里一个队的队长,还参加了一个司仪队,又是辅导员助理又是班长,生活过得还算正常,最起码我爸不用那么操心了。

我上大学参加的第一个社团就是主持人。当时为什么想去参加这个呢?还算是有个渊源。高中有一年,学校选元旦晚会主持人,我去试了一下,被评委们笑话了,说我普通话不行,我就被刺激到了,上了大学,我就不死心,跑去面试主持人社团。一开始队长说我真的太烂了,他们都听不清楚我在说什么,不让我进,好在另一个队长觉得我还是有塑造的可能,就把我留下了。

然后我就开始学普通话。最后一年,我参加学校主持人大赛,还拿了冠军。按我爸的话说,我就属于那种“打一下动一下”的,其实认真去做什么,还是能做个像模像样的。

大学时,我表演节目。

混到2016年,大学毕业了,跟着我当时的女朋友去了河源,在那里混了大概一年。

最后实在混不下去,2017年末,我就上广州了。我没什么学历,刚开始也找不到活干,我就上各个网站平台里面去找活,刚好看到长隆找动物管理员,就是养动物的。

我本身是比较喜欢动物的,家里也养了一大堆动物,跟着从各种网站上学了不少信息。

家里养的猫。

我去长隆面试,他们说我学历不够养动物,但恰好他们那时候缺人,就跟我说,要是喜欢可以先干着讲解或者导游。

我当时也没工作,我想先进去再说,就这样进了长隆。我进长隆没多久,当时的女朋友就跟我分手了,也不能怪她,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每天都过得吊儿郎当,又没有上进心,下了班回家就是打游戏,整天浑浑噩噩。

进了长隆,一开始站岗,给游客指路,干了一个多月又开始干讲解、做导游。

干讲解就是去一些动物展区里面给游客介绍动物,领导给我看讲解稿,从小到大我一看书就懵,看那些讲解词我都晕了。我就没管那些,我从小到大对动物还是有了解的,加上家里又养了那么些,我就凭自己的兴趣爱好去讲,基本上都是临场发挥。结果效果还不错,游客反应还挺热烈,有的领导看到了以后发现我这么讲得也很棒,就让我写讲解词给别人抄。

我(右上)在给游客做讲解。

后来,讲解干得不错,领导就让我去试了一下小剧场主持,试完他们觉得也不错,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在里面当主持了。

有天我正在准备开场,我朋友过来跟我说,表演队伍里来了一批新的外国人,有个小姐姐长得很好看。那时候我才分手没多久,我就跟我朋友说,没心情,他就把我拖出去看。

谁知道,这么一看,一见钟情了。

雅娜在长隆的工作照。

我在长隆工作的时候接触的外国人很多,而且我这个人特别外向,从来不会害羞,对谁都是嘻嘻哈哈的。唯独一看到她那一刻,我感觉我整个就被定住了,就哑巴了,说不出话,脸红,心怦怦怦地跳。

我朋友说,好看吧?我赶紧说好看,然后就回去开场去了。

这就是我跟我老婆雅娜的第一次见面。从那以后我就常常偷偷留意她在哪表演,悄悄看她。

我在长隆的工作照。

那时候我又不会英文,我也没法跟她自我介绍。有一次,跟她碰面了,我就跟她hi了一下,然后她也笑得很灿烂,对我说了一声hi,她hi完了之后,我就没下半句了,因为我也说不出个什么来,她就走了。那一刻我心跳加速得特别厉害。

后来,我就屁颠屁颠地每天跑去跟她“偶遇”,有事没事,就走到她那边,跟旁边的人唠一句。但每次一看到她我就特别害羞。我想这样下去不行,看能不能要到她微信。我就找一个女性朋友帮忙,然后我朋友就拿了我50块钱去帮我要微信。加上了她的微信,我们就开始聊天了。

当时我的英语完全就是零基础,上学那些年全是混过去的,什么都不懂,怎么聊呢?就借着微信那个自动翻译,我说中文,她说英文,慢慢开始聊,这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的英文不行,就开始学。我就去留意她发那些英文,看她怎么写的、什么发音。

但是认识她没多久,一个朋友当时搞了公司,让我去跟他干,我就从长隆离职了。当时我挺伤心的,想着说以后永远都没机会再见面了。那会儿是真的心里难过,但是我又想,万一哪天还能见个面呢?我就时不时去背个单词,最起码我能跟她唠几句。

我背单词的小本子。

那段时间我就经常去烦我一个朋友,他是雅娜他们这群外国人的翻译,英语挺厉害的,我老是去问他这个怎么发音,那个怎么读。翻译就问我,你老学这些干嘛?你又用不上。

我提了一句,我学英文是因为想跟雅娜聊天。结果我那翻译朋友他就记在心上了,有一天翻译跟雅娜吃饭,就添油加醋地问她,你知不知道有个男孩为了你在学英文呢?

雅娜当时很震惊,说她何德何能,有人为了她去学习?翻译就跟她说了事情经过。那一天,雅娜就突然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她就问我是不是在学英语?然后她突然间来了一句,如果你真的喜欢学,我可以试着教你,但她说她英文也不是很好,问我愿不愿意。

那时候我已经离职了两三个月,很久没跟她说话了,她突然给我发信息,我都惊呆了。我肯定一万个愿意啊,但是我当时还假装高冷说,如果你想,没问题。她就问我怎么教,是线上还是线下。我肯定是希望线下,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她了。

然后,我们就又见面了。那么长时间没见到她,又再次见到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又懵了。那天我们是在一个桥边上见面,坐在那边的凳子上,那天她教了我什么我一个都没记住,我当时心思都搁在看她了。

那时的雅娜。

后来,雅娜有时间就教我学英语,但说实话,那段时间我英文学得很差,跟她在一起心思就没在学习上。

我就一直在想,怎么找个什么借口请她出来正儿八经地坐下吃个饭什么的。

当时我哥哥和妹妹都在广州,看我这样都乐,说你怎么请个女孩子吃饭那么难?人家教了你这么长时间英文,你请她吃个饭作为感谢不就行了吗?

我一想对啊,就发消息给她。她答应出来跟我吃饭,我特别开心,那天班都没怎么上,早早地就回长隆等她下班。我看到她特别心动,但又聊不上话,那时候我英文还是很差,我俩见面的第一句话还是那一句hi,然后她hi完,我又不会说了。

第一次一起吃火锅。

我带着她去餐厅,当时我哥我妹也在。吃饭的时候,我全程一句话都答不上来,一句英文都不会,就我妹跟我哥在跟她聊天。我哥听雅娜说喜欢散步、看电影,就提出说,吃完饭他请大家去看电影。

后来我们四个又一起去珠江夜游。结果路上人特别多,过马路的时候,我就胆肥,拉了她的手,护着她不让她被人挤着碰着。那天夜游完了之后,她就跟我说谢谢,在广州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的景色。

我当时多么开心,多么兴奋激动,当天晚上就下定决心要跟她表白。日期我都选好了,2018年8月17号,中国的七夕节。

我提前问她有没有时间,我说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说,一开始她说不确定,我一听心都凉了,她又说,因为工作可能要排练到比较晚。我立马松了一口气,说没事,你几点下班我都等你,等一晚都没关系。

表白那天,我请她在广州塔上的旋转餐厅吃饭。

那一天,我下午4点就在等她下班了,一直等到7点多,我带她去了广州塔下,当时在广州塔下她还有点懵,因为雅娜真的是很朴素的那种,看我带她来广州塔都蒙了,说我们不是去吃饭吗?

我说,对,我请你吃饭,就在这。

她说,这里很贵。

我说,没有,不贵的。

我们就去了广州塔塔顶的旋转餐厅,她沉浸在晚餐中,觉得一切都很诗意。但是我都没吃几口,全程也没怎么说话,就在想尽早表白。

吃完饭之后,我说,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然后支支吾吾了半天,又说不出话来了,我就说要不咱们下去散步。接着我们到江边去散步,全程我都没说话,雅娜就感觉我有点不对劲,问我:你怎么了?我就说,没事,然后还是不说话。

我实在是,半句话都说不出多的,就直接说了一句“I love you!”

雅娜当时就惊呆了,问我,你说什么?我又没有下半句了。我就把提前准备的B计划拿出来。

我的B计划,手写表白信。

这个B计划,我提前半个月就准备好了,就是我想跟雅娜说的所有的,我到网上找人帮我翻译,翻译完了以后,我就誊写到信纸上。我就把这封信给她。

她当时看了大概有10多分钟。我感觉这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十多分钟了。她看完以后就对我笑了一下,说,我只想抱抱你。我就想,完犊子了,就抱我一下,那还有什么机会?

结果抱完我,她说,不是不愿意,是因为她跟公司的合同有规定,不能在这边谈恋爱。我说这个算什么,咱们不公开不就行了?从这一天开始,我们谈恋爱了。但是直到我跟她求婚那一天我们才对外公布。

表白那天晚上,我们两人在珠江边合影。

这以后,我就开始认认真真学英语,我想要跟她好好的,能交流,要是整天拿着手机翻译也太不是个人了。我把网瘾彻彻底底地戒了。让我爸把我英语课本全给我寄来,当年我打死都不肯读书,现在居然主动要学东西,我爸以为我疯了。身边的朋友一开始也笑我,直到后来我学会了,才没人笑了。

我也没有特别好的学习方法,报班太贵报不起,就靠死记硬背,在家里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单词。我还上网站看一些自学课程,都是免费的,虽然不系统,但够我用了。当时也没有钱出去玩,就待在家看书,除了看书就是看书,慢慢也养成了习惯。

这么高强度地背了两个月,一口气把过去几十年落下的全背了。突然有一天,我跟她吵架,吵了半个钟,全程拿英文吵的。然后她突然跟我说,你什么时候英文那么好的,居然都能够跟我吵架了?

我一想也对,我居然没有拿手机出来翻译。吵了那一架之后,我感觉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从此就可以跟她自由交流了。

我后来还接着学,每次跟她一起都带个小本本,老问她什么东西怎么说,慢慢地随着词汇量增长,我发现有一些英文她也不认识。她反问我你怎么知道我会?我说你是外国人,她说我是外国人,但我不是母语说英语的外国人。

我当时很惊讶,也是因为没什么见识,我那时候以为外国人都讲英语。后来我才知道,她是讲乌克兰语和俄语的,英语也不是她的母语,为了能更好地跟她沟通,我就又开始慢慢去学她的语言。

我自学俄语的教材。

一开始学俄语,也是我那套笨办法,就网上找教材,买回来自己看,俄文那部分就让雅娜教,勤勤恳恳地学了小半年,基本的一些日常对话没问题了。

后来又学乌克兰语,但乌克兰语是真的难,我到现在还是不怎么会说。

俄语和乌克兰语都是名词有阴阳中性,使用的时候要根据具体场景变形,我好多都分不清楚,有时候夸人家女孩子漂亮,用的确实形容男生的词,朋友们听了就会笑我,而且到现在我也不会发大舌音,都是用l(le)代替。

当然不管怎么说,无论是学英文也好,学其他语言也好,我都不怎么学语法,语法对我来说真的痛苦。我说的基本没什么语法,但说出来他们能理解,我能听懂他们说什么,我觉得也就差不多了。现在我跟雅娜还有她的家人沟通也没什么大问题,不管是英语、俄语还是乌克兰语,我觉得就差不多了。

而且我开始自学语言以后,工作上遇到外国人,也不像以前那样只能待站着。以前遇到外国人打招呼问路什么的,我都是懵的,现在我就能跟他们聊了,甚至还尝试过用英语跟俄语给他们指指路和介绍动物。有的游客听了觉得我这个发音很有意思,就问我哪里学的,听说我是自学以后,很多人都觉得我还是挺了不起的,毕竟俄语靠自学不容易。

我们拍拖了半年,我就跟雅娜求婚了。结婚是在2019年的3月6号,裸婚,一共就花了1200块钱。200块钱拍了个比较好看的结婚证证件照,剩下的1000块钱给雅娜翻译材料。

结婚照。

她的家人当时都很震惊,因为我们结婚的时候,我连她父母的面都没见过。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我这个人了。不过她父母也没说什么,他们的观念就是,女儿开开心心就可以。后面我也想去乌克兰看看她家人,但又是疫情,又是打仗,到现在也没去成。好在她家被战争影响不是很大,我们不用特别担心。

雅娜是城里长大的孩子,家庭条件不差,父亲开火车,母亲是公司职员,上面还有个哥哥,家里人都很疼她,所以她都不会做饭的,我们在一起都是我煮给她吃。而且她从小一直到研究生毕业都没有离开过父母,2017年来中国是她第一次离开家。她留在乌克兰可能工资比在中国会低一点。

雅娜小时候的照片。

她在长隆每个月能挣一万多块钱,但她非常朴素、节俭,吃喝用都是以实用为主,买衣服买鞋子从来不花超过50块钱,出去玩也不喜欢去消费高或者很繁华的地方,更喜欢去一些安静的地方。吃的只要能吃饱就行,不需要吃得多贵多好。

她来跟我一起住城中村,本来我不愿意,担心条件太差,想给她租个好点的地方,但那时候广州租个公寓至少要两千,她不干,还跟我说能不能换个更便宜点的房子。我就说那不行,不能给她住更差的了。因为城中村屋子永远都黑黑的,我有空的时候经常带她出去,很少待在家里。

我和雅娜在城中村的家中。

但她倒是挺适应的,她心肠好,在村子里很受欢迎。住到后来,基本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她。国外疫情严重的时候,有些人对外国人有偏见,她很害怕出门,我安慰都没用,还是后来村委会和辖区警察跟她说只要遵纪守法不用在乎那些偏见,她才放心。

我去年再一次从长隆离职,一方面是因为在里面呆久了,觉得跟这个社会有些脱节,而且我学得差不多了,也想吸收一些新的知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疫情影响,收入有一些变动。因为长隆经常没办法正常营业,一开始经常一个月都没有工作,后面偶尔能上班,又没什么游客,大家基本都是上半个月休半个月,上多少班拿多少钱,收入就少了很多。原本我的工资刨去五险一金刚刚够我们在广州的房租跟日常开销,这个情况下,我们两个生活都成问题。

我送外卖期间。

但离职之后,我工作就一直不怎么稳定,基本上什么活都干。一开始跑外卖,每天跑十多个小时,早上七八点钟出发,下午五六点回来吃个饭,然后又出去跑,晚上有时候会跑通宵,有时候可能大几个钟,基本上每天就睡三四个小时。

但雅娜看我跑外卖很辛苦,睡不安稳,钱没挣到,身体搞垮了,就很伤心,很生气,跟我吵了好多次,说不喜欢我这么拼。后来我就去朋友那里修车,一个月休息一天,才能拿4000块钱,4000块在广州怎么过活?

雅娜就说要不咱们回家乡。今年4月末,我们就一起回到家乡,跟父母一起住。

我和雅娜带着猫回家乡。

刚回村子的时候,村里的人比较好奇,都来问我怎么找的外国老婆,要么就来找我介绍。比较熟悉我的朋友都觉得是我高攀了。因为我家庭条件不好,而且要学历没学历,样子也就长那样。

而且当初追她的人里,不乏一些家庭条件很好的,她认识的嫁到这边的一些乌克兰朋友,基本上嫁的都是家庭条件很好的。怎么说呢,如果她当初选的是别人的话,最起码她现在的生活会好很多,这个是真的。但是雅娜从来没有介意过,用她的话说,“我要是图你钱我早跑了。”

确实,跟她在一起这么久,她从来都没要求过我什么,一直都很为我考虑。她自己生活节俭,我给她买了贵的东西,她都不用,说我铺张浪费;看到别人捡纸皮卖钱,她也把家里能收起来卖钱的东西攒起来卖。但是我电脑坏了,她二话不说花了一万多给我买新的,手机老得一日三充,她也偷偷给我换新的。在我强烈抗议下,她才答应以后开销要共同商量。

回乡以后,我觉得这个决定是正确的。现在我们做自媒体能产生一定的收入,虽然还不多,收入还不稳定,但比在广州好。高州市的一些门店很喜欢邀请我们去拍广告,水果季也有人请我们带货。所以现在生活还可以。

雅娜也挺习惯农村生活,跟我妈处得特别好,我妈都是跟她说普通话,她也在尽量去学中文,所以基本能听得懂。我爸要跟他聊什么,一般我都会在旁边翻译,在家里,大家都比较疼她,而且,干一件事情比你说一百句强,所以很多东西不用说,她能从大家的行动中感受到。

今年10月,我们的宝宝出生了。我们现在就在家里带宝宝,我会跟她讲英语、粤语跟客家话,我妈跟她玩就说普通话,雅娜跟她家人主要是用乌克兰语和俄语跟宝宝交流。我们是希望宝宝以后能学会乌克兰语、英语跟普通话,我现在每天给宝宝读书就是直接读英文绘本。

产房一家三口照。

目前的计划就是努力干活,争取下一年情况稳定一点,先回去乌克兰一趟,我还没见过她家人,宝宝出生了也要带回去见见他们。

遇到她是我这二十多年最幸运的事情。遇到她之前,我的生活一团糟,基本都是瞎过,遇到她之后,生活彻底改变了。她给我的有很多很多,不仅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她让我有了生活的希望,有了牵挂,有了目标。得此良妻,夫复何求?

雅娜在我的家乡的照片。

现在我能认清自己,好好学习。虽然现在的生活很苦,但我相信我可以努力让我们的生活好起来。

我本来不信有这种爱情的,遇到她之后相信了。我觉得对生活还是要激情的,可以有短暂的冷落、迷茫,终归还是要有点信心,有些时候生活真的会给你惊喜。我当年要是没有自己默默学英文,我朋友不会知道;我朋友不知道,就不会跟她聊这个,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一切。

虽然我也没有说变得有多好,我现在就是力所能及地去做好一个老公、一个父亲该有的担当而已,我想尽量让她不要去操心那么多事情,去把生活慢慢变好,能够让她开心,就可以了。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