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病毒学家:奥密克戎伤害轻 是疫苗的功劳(组图)

健康 / 德国之声 / 阅读 1277 / 2022-11-24T19:22:05Z
病毒学权威教授德罗斯腾相信,随着新冠病毒的进化,它已很难重新获得原来的杀伤力,除非病毒在中国通过大量繁殖发生“革命”。他说,习近平知道放开前中国必须达到类似德国的接种水平。



德罗斯腾:传染多的地方,也是病毒发展最好的地方。这个地方可能不久后是中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今年一连经历了4波新冠疫情,柏林夏利特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所长德罗斯腾(Christian Drosten)认为,这恰恰是疫情结束大流行(Pandemie)的信号,因为每一波都不稳定,很快受到阻拦,人际传播指数R值降到了1以下,即每个病毒携带者再传染的不到一人。

在接受德国《时代周报》采访时,德罗斯腾说,对病毒而言,这一情形大为不妙;对人类却是一个好消息。病毒不太可能通过几番变种再来摆布人类命运。目前在德国主要流行两个变种,BF.7和BQ.1.1。前者同BA.5很相似,针对它,德国大部分居民已通过接种疫苗获得了很好的保护。如果后者占上风,今年冬天则可能再次经受考验。即便如此,德罗斯腾相信,病毒不会带来很大危害,“在进化过程中,它无法返回原地,它有点被定格锁住了,只能做些优化调整,我敢说,不久的将来,它的毒性也将减少。”

德罗斯腾认为,病毒为摆脱这一境况,继续生存,只能通过在可能的地方大量繁殖,以“革命”的方式重返人类并造成伤害。他说,目前他最感到忧虑的地方是中国。“传染多的地方,也是病毒发展最好的地方。而这个地方可能不久后是中国。全球的免疫情况分布很清楚,工业国家接种疫苗达到免疫,贫穷国家通过多次感染达到免疫。但中国不是这个情况。我不能排除在中国病毒出现零星进化的现象。可能不会立刻发生,也可能很长时间内不发生,但病毒就在角落里存在着。这样的话,现在的变种将疫情带入流行病(Epidemie)阶段”。



德罗斯腾:习近平完全清楚,他不能让病毒放任传播,在这样做之前,中国老百姓必须达到我们这里的接种疫苗水平。

中国放开前必须达到欧洲接种疫苗的水平

在出现了奥密克戎变种之后,许多接种了疫苗的人也被感染。有些人就此得出印象,疫苗效力不大。德罗斯腾反驳说,必须特别明确指出,疫苗绝对能够保护不致重症以及死亡,这对奥密克戎也一样,并且这种保护效力是持久性的。

他进一步强调,“奥密克戎不造成严重伤害的说法,是极大谬误。奥密克戎浪潮没有造成很大伤害,不是因为这一病毒毒性降低,而是接种疫苗的缘故。有关这一点,我们在香港看到,很多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死于奥密克戎BA.1。接着人们采取了严厉措施,迅速阻断传播链。”

德罗斯腾接下来谈到中国抗疫政策的两难之处,他说,“习近平完全清楚,他不能让病毒放任传播,在这样做之前,中国老百姓必须达到我们这里的接种疫苗水平。”



奥密克戎没有造成严重伤害是疫苗的功劳

再次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有多大?

德罗斯腾说,这类风险将越来越小。一种新病毒攻击成年人,后者免疫系统会产生无法预测的免疫反应,我们在新冠后遗症病人那里看到这种情况。但到了局部流行传染阶段,病毒首先将攻击儿童,儿童的免疫反应同成年人不一样。新冠病毒在这一点上也不例外。来自卡塔尔的数据显示,感染过一次的人,将在一年半之内不再被同一变种感染,6至7个月内不会被另一变种感染。成年人传染的概率将持续降低。



由于政治分野,同中国的合作会越来越少

同中国的合作今后会越来越难

采访最后谈到科学领域的国际合作。记者说,新冠疫情开始时,中国方面很快分解出Sars-Cov-2的序列,并发布在科学交流平台。但随着政治阵营的建立和巩固,各国科学家还能否正常交流?

德罗斯腾对此给予了悲观的回答。他以俄罗斯为例说,“我们与莫斯科的一家研究机构进行了多年的合作。他们采集野生动物、昆虫以及人体样本,我们则在数据分析时给予支持,这样,我们对俄罗斯传染病毒的概况有所掌握,但现在,这块呈现出空白。在预防全球流行病方面,同中国展开这种形式的合作,今后会越来越难。”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