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被骗去试镜却遭6名陌生男子性侵,警方:你穿的是什么??

英国 / 事儿君 / 阅读 902 / 2021-12-02T09:07:05Z

2004年盛夏,23岁的Frida Farrell正在伦敦牛津街逛街,不一会儿,一个身穿灰色西装的男人迎面朝她走来,他递上名片,自报家门,男人称自己名叫Peter,是个摄影师,正在为一则广告挑选模特,他喝咖啡时刚好看到Frida经过,于是马上追了过来,问她愿不愿意来自己的工作室里试拍一下。 Frida

这样的事对于Frida来讲并不稀奇,她是一个瑞典女孩,身材高挑,颇具星相,16岁就在家乡以专业模特的身份参与过拍摄,因为有个演员梦,所以来到伦敦学习戏剧,那个夏天,也是她毕业后的第一个夏天。 Frida觉得Peter开出的7000英镑报酬非常可观,对于想着证明自己的Frida来说,正是一个好机会。 她观察了一下Peter,觉得这个50多岁的男人非常的友好体面,就是一个“典型的英国绅士”,没什么好怀疑的,他名片上的网站也做得像模像样,看上去十分专业。 Frida没有多做犹豫,当天晚上她给Peter打了电话,同意第二天去试拍。 于是转天,根据对方提供的地址,Frida来到了伦敦知名的“医疗街”Harley街上一栋五层公寓楼的门前。

这里的入口非常逼仄,电梯也很狭窄,但Peter的工作室布置得很像那么回事,屋子里有专业的打光设备,桌子上摆着水果和甜品,还有一位女助手不停地忙前忙后,和Frida以前去过的那些工作室没什么两样。 拍完半身和全身照后,Frida就被安排回家等消息,没过多久,Peter打来电话说,客户对她非常满意,这份工作是她的了,然后要求她明天回到同一地方继续接下来的拍摄。

Frida高兴极了,对Peter的话没有一丝怀疑,欣然前往,但她怎么也想不到,接下来等待她的究竟是什么..... 开门时,Peter还微笑着欢迎她的到来,但几秒钟过后,这位原本彬彬有礼的英国绅士就换上了另一副面孔。 他迅速把门锁上,把钥匙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拿出一把猎刀,先是看了看Frida,接着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情况变化得太快,Frida一下愣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屋子里没有摄像机,没有助手,也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他....为什么他把钥匙放进口袋里?他没有拿着刀攻击我,也没做任何疯狂的事,虽然他走了,但我的脚却动弹不得。我当时一直在想,我到底怎样才能在不受伤的情况下脱身,如果我尖叫出来,他肯定会伤害我,到底有什么办法才能从这里逃走?” 她甚至想过从5楼的小窗户跳下去逃生,但这么做只有死路一条,她不愿自己的生命就此中止,无奈之下,只能任由他人摆布..... Peter递给Frida一包像是已经被别人穿过的内衣,让她换上,然后又递给了她一杯牛奶,要她喝下,Frida知道,这里面铁定掺杂了药物。

她被迫拍下了许多性感照片,又遭到了摄影师的性侵,很快她就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单人床上,房间里几乎空无一物,她依旧穿着胸衣,内裤却消失不见。 这时,Peter给她送来一个三明治,食物当然也被动了手脚,Frida又一次昏了过去,再度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身处地下室里,透过窗户上的栅栏,她可以看到Harley街上行人匆匆的脚步。 清醒的时候,她在房间里寻找一切能够被用作武器的东西,但老奸巨猾的Peter早已想到这一点,不论是柜门、抽屉还是马桶座早已被拆走,Frida孤助无援,无法逃生,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地下室里做性奴....

在被囚禁的这些日子里,Peter至少带了6个男人过来与她发生性关系,白人、黑人、亚洲人,什么样的男人都有.... Frida甚至很庆幸当时在药物作用下,自己大多数时间都是迷迷糊糊的,要是所有经过都印在脑海里,她恐怕需要一辈子的时间才能治愈.... 虽然来得迟,但幸运女神终于还是眷顾了她,在被囚禁的第三天,Frida找到了逃跑的机会。 那天的Peter看起来压力很大,他语气焦急地对Frida说:“快快,有人来了,快把衣服穿上!”然后就冲了出去,关上了门,但与往常不同,这次,她没有听到门被锁上的“咔嚓”声。 她瞬间清醒过来,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屏住呼吸,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Frida给自己打气说,要么现在就跑,要么永远都别想跑掉,就算一开门撞到他,自己也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她动作极轻地打开了门,发现门外一个人都没有,Frida一把抓住地板上的衣服,穿过楼梯与大门,疯狂地跑向室外,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狂奔好几条街,在确认暂时安全后,她打车去了一个朋友的家暂时借住,才算真正逃离险境。

当天,Frida就给妈妈打了电话,哭着讲述自己的遭遇,她的妈妈立刻从瑞典飞到伦敦,带着她一起去警察局报了案。 可伦敦的警察对此却表现得非常不屑,他们不停地问她当时是不是自愿走进的那栋大楼,穿的又是什么,似乎在当地警方眼中,这样的事情不会出现在Harley街那样的传统富人区里, 甚至,警察们还因为Frida被下药记不清细节而怀疑故事的真实性.... 经过一番调查,警方发现摄影师网站注册在东欧,他使用的电话卡是即付即用的那种,不登记身份信息,那间囚禁Frida的公寓按周出租,Peter以现金支付租金,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即便搜索了指纹,也无法确认他的身份。 换句话说,这个令人发指的罪犯,已经逃之夭夭,无法追捕,而且伦敦警方并没有在这一案件上费心费力,他们坦然承认,由于时间太长,他们已经无法找到任何细节。 不了了之的处理让Frida非常难过,心中还生出了些尴尬和羞愧,她决定永远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并开始认为走进那栋建筑的确是自己犯下的错.... 在那之后的几个月里,Frida不停地做噩梦,有时甚至会惊恐症发作,情况非常严重,以至于整个身体都会跟着抽搐起来,“每次我想到这件事,我的腿和胳膊就开始颤抖,有一次,我不得不把车停在路边,因为没办法接着开下去。” 她很难再去相信别人,性格也变得小心翼翼。

直到2005年的圣诞节,Frida遇到她后来的丈夫Chris,才慢慢走出阴影,两人搬去洛杉矶生活后,她终于有勇气把这段经历讲述出来,并在丈夫的鼓励下改编成电影,亲自出演。 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的故事吸引来许多有着同样经历的人一诉衷肠,这让Frida不禁深深思考,这样的恐怖经历可能在任何地方、任何人身上发生, 每个女孩都会成为潜在的受害者.... “他们不在乎你来自哪里,也不在乎你的长相,我和班上的其他人没什么两样,之所以发生在我身上,是因为那晚我正在走路回家的路上。” 为此,她还把电影中故事发生的背景从伦敦换成了一个不知名的小镇来强调这一点。

同时,Frida也设想过无数次某天在伦敦再度见到Peter的场景, “我当然很想掐死他,但我大概还是会报警,跟踪他的行径,直到警察到来。”“我不能什么都不做。”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