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反《社团条例》何韵诗等6人被裁定罪名成立(组图)

时政 / 央视新闻/香港01 / 阅读 648 / 2022-11-25T09:08:58Z
11月25日,香港特区西九龙裁判法院裁定6人“没有在指明时限内申请注册或豁免注册社团”罪名成立。

据悉,反中乱港分子陈日君、吴霭仪、何秀兰、何韵诗、许宝强和施城威等6人于2019年7月16日至2021年10月31日期间,在香港作为本地社团干事,没有在指明时间内遵从香港法例《社团条例》的规定注册,被票控一项“没有在指明时限内申请注册或豁免注册社团”罪。


612基金未作社团注册 陈日君何韵诗等6被告罪成



用于支援社运人士的612人道支援基金,被指未有做社团注册,天主教荣休枢机陈日君、艺人何韵诗等6人,被票控违反《社团条例》,他们否认指控,争拗基金不属社团,又称他们在基金中没有相互的权利与义务,控方却指基金运作的二十多个月中,曾牵涉4亿元交易,认为须受到监管。裁判官严舜仪今(25日)在西九龙法院,裁定6名被告全部罪成,其中陈日君、吴霭仪、许宝强、何秀兰、何韵诗等5名基金信托人,被判罚款4000元,基金秘书施城威则被判罚款2500港元。

6名被告:陈日君、吴霭仪、许宝强、何秀兰、何韵诗、施城威,被票控一项「没有在指明时限内申请注册或豁免注册社团」,指他们在2019 年7 月16 日至2021 年10 月31 日,作为「612 人道支援基金」的本地社团干事,没有在指明时限内为基金注册。首5名被告为基金的信托人,第六被告则为基金的秘书。

控罪最高罚款1万元众被告被裁定罪成后,辩方律师称留意到涉案控罪最高刑罚为罚款1万港元,众被告均为首次犯案,未发现案有任何情节须罚款高至1万港元,故没有特别求情。

陈日君坚称5信托人角色一样严官指判刑时考虑到组织的规模、各人的职能等,初步认为吴霭仪属被推举出来代表,而许宝强、何秀兰、何韵诗则属始创成员,陈日君及施城威则最后才加入,故将分三组考虑判刑。陈日君等人随即重复表示:「我地五个都一样!我地五个都一样!」辩方之后陈词指,吴只是因为对相关情况比较熟悉成为主要发言人,并非领导人,首5名被告地位相同。



612基金的5名信托人(由左至右):何秀兰、陈日君、吴霭仪、何韵诗及许宝强,各被判罚款4千元。 (刘安琪摄)

施其后加入职能不同罚款略轻裁判官最后指, 612基金非小型组织,有6名干事、特定办公地点、有聘请员工等,违规的时间由成立之初至解散。法庭接纳首5名被告的职能和身份一样,判罚款4000元。至于施城威则因其后来才加入,职能亦有别,判罚款2500元

陈日君强调案件与宗教自由无关陈日君等5名基金信托人离开法院时接受传媒访问,吴霭仪对支持他们的市民及其法律团队表达感谢,又指此案为香港第一宗在社团条例下不注册的社团被控的案件,结果关乎社会其他人、团体等的待遇和处境,亦对香港人的结社自由十分重要。吴表示审讯中有好多法律问题经过讨论,他们仔细研究判辞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陈日君枢机则自言他虽为宗教人士,但此案与宗教自由无关,他是作为基金会的一份子被控,又称他只是一名赞成进行人道援助的香港公民。

案中6名被告。 (详看下图)











组织有一定宗旨和目的裁判官裁决时称,《社团条例》中「条例适用的组织」是指按照一定的宗旨和目标建立起来的集体或团体,按照宗旨持续运作,会触及公众,或与政治团体有联系的集体或团体。但不同组织有不同的架构和运作模式,前提是成员之间必须要有相互权利和义务,并应就各式各样的标示作整体考虑。

5名信托人有共同理念和目标就612基金而言,吴及许持有共同理念组识、成立612基金,之后邀请陈日君人加入组织。陈认同他们的理念和目标,同意将互相要遵守的条款纳入基金信托契约内,由五人签订。后来第六被告施城威加入,统筹基金秘书处工作,与其他被告同样拥有相互权利和义务。

两年间筹募以亿计款项并触及公众基金之后透过网站和 Facebook 专页向公众闸述宗旨,在两年多的时间内筹募了以亿计的款项,其运作显然触及公众。另根据612基金信托契约,其宗旨带有政治目的,并非纯粹是为慈善目的成位的,故非附表中提及获豁免注册组织。

施后来加入并厽与信托人会议至于众被告是否组织干事,严官指据基金信托契约,基金5名信托人,共同负责管治基金。他们显然都是推动「612 基金」运作的重要决策人物,职务类似会长和副会长;故裁定施城威属是组织成员,且担任秘书职务和社团干事,因为第施不但统筹基金秘书处,亦有权参与信托人会议,就如何运用基金发表意见,故他与其他信托人一样相互有义务,须按宗旨和目标运用基金。

裁定612基金属社团严官指出,没有证据显示任何一名被告做了任何事以遵从有关规定,所以未能依赖法定免责辩护,终裁定612基金属条例所指的社团,6名被告均为社团干事,但均未有在限期前申请注册或豁免注册,故裁定6名被告罪名成立。



裁判官严舜仪称,612基金的信托人有共同目标和理念,且在两年内筹募款项以亿计,明显触及公众,裁定基金属社团。 (资料图片)

612基金在修例示威爆发期间成立控方案情指,反修例示威于2019年6月爆发,第二至第五被告于同月15日宣布成立「反送中受伤被捕者人道支援基金」,同年7月6日,首4被告以信托人身份,宣布基金改名「612 人道支援基金」,指基金会用以支援被暴力镇压的人士。该基金一直运作至2021年8月18日停运,同年10月31日解散,基金运作期间从未注册。

曾资助民阵示威用音响器材该基金运作期间,共有10.3万笔入账记录,涉款约2.7亿元,提取款项则有7600笔,涉及2.6亿,户口定存款项约2.7亿,结余7000万元。基金曾资助多个团体,包括曾资助民阵616游行的音响设备约21.8万元;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到伦敦、日内瓦进行游说,亦曾获资助5000元作交通膳食津贴等

控方指基金涉4亿款项应受监管控方认为基金并非《社团条例》附表中可剔除的类别,故须在成立一个月内注册,否则社团干事便属犯罪。且612基金曾举办公众筹款等活动,牵涉4亿多元交易,须受《社团条例》监管,以让公众知道组织的合法性。

辩方指被告不涉相互权利与义务辩方却指众被告并无相互权利与义务,认为这是决定612基金是否属于社团的指标之一;至于基金的秘书施城威,他是受薪雇员,他未有签署信托契约,亦需向信托人汇报工作,显然与各信托人间没有相互权利及义务。

控方却指施获授权运用款项,其职能超于普通员工,严官在审讯时亦质疑,5名任信托人的被告,会以其信托人名义筹募资金,且得其他信托人同意便可动用资金,认为他们有决策权。
更多文章